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季澜歌沈泽霖叫什么 季澜歌沈泽霖小说大结局试读

季澜歌沈泽霖叫什么 季澜歌沈泽霖小说大结局试读

发表时间:2018-05-19 22:24:54 文章编辑:[db:作者]

《一个人的思念》中主要人物是季澜歌沈泽霖,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季澜歌沈泽霖小说阅读。季澜歌沈泽霖小说内容精选:“心雅的命是命,孩子的命就不是了吗!”季澜歌悲愤的大叫:“沈泽霖,你要孩子的命还不如直接往我心口里扎一刀来的清净!”“那孩子本来就不受任何人欢迎!”季澜歌滚烫的泪水滴在他的手臂上,沈泽霖有一丝心软,然而孩子和心雅他只能选一个。

一个人的思念精选内容

这个该死的女人!

沈泽霖冲上去一把将季澜歌拽了回来,浑身冰凉的人跌了他满怀。

季澜歌紧紧的抱着他,喜极而泣:“泽霖,我就知道你是吓我的,你不会......”

“还愣着干什么,抽血!”沈泽霖瞥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寒冬腊月里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季澜歌愣怔着被按在了桌子上,针管扎进血管是尖锐的疼,然后血被一点点的抽了出去。

粘稠而暗红。

季澜歌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身上每一个毛孔都在一层又一层的出着虚汗,她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嘴唇苍白颤抖。

医生皱眉:“不就抽了点血,有这么疼吗?有钱人就是矫情!你去跟沈先生请示一下......”

小护士在季心雅的手术室外找到了沈泽霖:“沈先生,季小姐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抽血还要继续下去吗?”

“死不了就行。”

“啊?”那是继续还是停止啊?小护士想再问,可是看到沈泽霖生人勿近的脸,她只能走了。

季承脸色有点难看:“泽霖啊,都是我平时没管教好,澜歌才......唉,连累了你和心雅一对有心人......”

“别说了!”沈泽霖几乎咬碎了后槽牙,那个女人想到就让人恶心。

季澜歌根本不知道被抽走了多少血,只是看到针筒里的血红,她就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她睁眼就看到一个戴口罩的医生将注射器从她静脉里拿出来。

她有些眩晕仍旧警惕的坐了起来:“你给我注射的什么?”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沈先生吩咐的。”医生走的有些匆忙。

季澜歌追出去,然而那人却已经消失在人群中,根本分不清是哪一个。

她还穿着昨天的婚纱,找到了医生才知道季心雅已经转院了。

虽然早知道这个结果,恨不得能直接找到沈泽霖,狠狠的甩他几个耳光。然而担心着孩子,她还是心急火燎的去做了个孕检,结果显示她的孩子还好好的。

她有些不放心,抓着医生的手:“医生,你再好好看看孩子真的没有事吗?我昨天刚献了血......”

医生有些不耐烦:“你根本就没献血,昨天针刚扎上去,血源就送到了,你那点血后来就送去孕检了,沈先生还一脸的不高兴......”

季澜歌愣了许久,后来她穿着婚纱光着脚走出了医院,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沈泽霖一定在医院陪着季心雅吧。

那家回不回还有什么区别呢?

她打了车,去了婚礼现场。

昨天婚礼意外中断,座椅凌乱,枯萎的鲜花撒的满地都是。

满室颓废的气息就像此刻的她一样,如同被踩进泥里的鲜花。

她努力的克制着眼泪,弯着腰,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在红毯上翻找着。

只要找到戒指,这场婚礼就算完成了,她这么想着。

她翻了很久,细嫩的手指上都被碎玻璃划出了血口,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更加紧张,怕她的戒指被人捡走了,她再也找不到。

沉重的地毯被她掀开,昏暗的灯光下,一枚钻石戒指闪耀着璀璨的光,她终于惊喜的弯了弯眼角,飞快的伸手想要捡起来。

“嗯哼......”一声闷哼。

蹭亮的皮鞋踩上了细白的手指,有意无意的用力研磨着,季澜歌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下意识想要抽出手,对方却故意踩得更死。

男人俯身,修长的手指夹起了近在咫尺的钻石戒指,勾在指尖随意的把玩着:“你想要这个?”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