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主角张德顺孔雀东南飞小说无弹窗阅读 《山海行之九州异闻》第九章:白骨瓢虫免费试读

主角张德顺孔雀东南飞小说无弹窗阅读 《山海行之九州异闻》第九章:白骨瓢虫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8-10-11 00:03:50 文章编辑:叶敢巅

《山海行之九州异闻》是由孔雀东南飞的悬疑小说,张德顺小说名字叫做《山海行之九州异闻》,作者:孔雀东南飞,该小说内容精彩,故事很有深意,文笔犀利,非常推荐,山海行之九州异闻小说精彩节选:

《山海行之九州异闻》 第九章:白骨瓢虫 免费试读

因为有我被血佛迷了神智的经历,可以做到提前预警,这一次进入洞穴我们全都没有受伤,很快就追上了跑在前面的那个女人。

大师兄余洋提着铁剑和女人相对而立,看样子两人竟是又僵持上了。见我和三爷从后面追上来,女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都说了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跟着我是什么意思?”

三爷上前一步对女人拱了拱手,“在下张德顺,道上人客气地称呼我一声三爷。我之前听小姐你念了一句口诀,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那应该是奇门遁甲玄门第一的起式吧?”

三爷这一拱手全了礼数,一开口就点明女人身份更是让女人大吃一惊。

她踱着步子仔细打量了我们三人一会儿,轻笑一声,“你们这个组合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身藏不露的老道,一个学徒,还有一个武术高手。张德顺这个名字我倒是没有听过,但你既然能够说出我的来路,想必也不会是冒充的同道。我叫赵轻灵,南都人。”

“南都!莫不是江南南都?”

三爷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赵轻灵就和看怪物一样。

我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这江南什么时候有南都这个地方?莫非是南都乡?

不等我开口询问,赵轻灵抬手指了指头顶开口说道,“我们来时的路被机关给堵住了,现在想要从这凶墓里出去,就必须想办法到上面的石台。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我顺着赵轻灵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觉得这赵小姐是在和我们开玩笑。

最上方的确有光透进来不假,但眼前的这块青石板高约六米浑然一体,根本就没有可以落脚或者攀爬的着力点。这种绝壁怎么上去,除非我们长了翅膀能飞。

不容我多想,一阵剧烈地晃动伴随着隆隆滚石声从我们身后的甬道里传来。

三爷脸色一变,大叫一声不好抓过我腰间的挎包就往洞口跑。

滋滋滋。

密密麻麻昆虫足节碰撞的声音从甬洞里面传来。本来黝黑的甬洞不一会儿就布满了像是萤火虫一样幽绿色光点。

“三叔,是不是血线虫?”

如果是血线虫,这种数量虽然惊人了一些我们却还能对付。

帮三爷将挎包里所有的黄符给拿出来,三爷苦着脸摇头,“不是血线虫,是白骨瓢虫。这种瓢虫一旦闻到活物的气味就会异常疯狂,成群结队的发起攻击一头牛都会被它们啃成白骨。”

“啊?这么凶残?”

正说话间,甬道里的白骨瓢虫就像突然间锁定了我的位置一样,呼啦张开翅膀一窝蜂地朝着我扑了过来。

“闪开!”

三爷不知在什么时候拿出火折将一叠黄符给点燃了,他举着熊熊燃烧的黄符就和举着什么法宝一样,一把将我拉到他的身后。

黑压压一片的白骨瓢虫被黄符弄出的烟一熏全都慌了神。就和遇到了什么克星一样纷纷避让,不少白骨瓢虫在空中相互碰撞后落到地上一动不动。

“啊!”

耳垂下方传来一阵剧痛,我伸手将一只突破烟雾的白骨瓢虫给拍死。这玩意儿的口器看上去实在是太恐怖了。两排锯齿密密麻麻的,就这么小一只咬我一口我都是一手的鲜血,感觉被咬下来了不少皮肉。

“赵姑娘,你要是再不出手我们可都要死在这里!”

黄符燃烧的速度快,不一会儿就没剩多少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三爷这么狼狈地向别人求助。

赵轻灵冷哼一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香炉轻轻地放在洞口不远处。又从一个红色的小盒子里摸出一小截赤色的香点燃盖上盖子。

不一会儿的功夫,在空中狂暴无比想要突破烟雾啃食我们血肉的白骨瓢虫一个个都和喝醉了一样,绕着香炉打起转来。

三爷踉跄地两退两步差一点坐了个屁墩儿,这一转身我才发现三爷顶在最前面也不好过。这满脸都是鲜血,看上去十分吓人。

赵轻灵拍了拍手站起来看着我们,“这赤魂香最多能坚持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以内我们要是还出不去,那我们可能就要死在一起了。”

玛德,又是死。我将希冀的目光投向大师兄余洋,大师兄很酷地看了我一眼,丢下一句我试试提着铁剑靠拢石壁。

之前在升龙道里的时候我没看清楚,此时大师兄一个助跑又是在墙上连踩三脚,我这才意识到赵轻灵的高手是什么意思。

古时候的轻功有一种说法就叫做飞檐走壁。这种轻功的特点就是人能在垂直的墙壁上连续蹬上好几步,而且这些力都是向上的。

余洋在墙上连蹬的三脚就是这样的力道,一眨眼的功夫整个人身形就蹿了四米多高。

铿锵!

眼看身体快要在重力的作用下往下坠,大师兄手腕一翻,手中的铁剑铿锵一声**了青石板之中。

“我靠……”

我在下面都看呆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怪力才有可能把铁剑插这么深?

右手借铁剑的力道往上一蹿,大师兄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石台之上。

我忍不住对大师兄竖起了大拇指,三爷却在旁边白了我一眼。

“你这么高兴干什么?他上去了又不代表你上去了。”

“呃……难道大师兄就没什么办法帮帮我们?”

余洋看了周围一圈,对我们摇了摇头,“石台上什么绳索之类的都没有。你们要想上来只有像我刚才那样做。”

我靠,你这是在逗我吧?我要是会你这种三步上墙的绝技,我还至于这些年跟着三爷走南闯北地赚辛苦钱?

三爷这一把老骨头是肯定上不去的,我将目光投向赵轻灵,她也摇头表示自己没办法。

“至少我们能确定石台上是安全的。”赵轻灵勉强说了个令人欣慰的话,又将四枚古币摸出来占卜起来。

赵轻灵所用的这种占卜方法形式上是最简单的六爻占卜术,但无论是口诀还是推算逻辑,用的都是地地道道的奇门遁甲。

这奇门遁甲是和紫微斗数、子平推命并称三大命术的道家五术之一。因为其包罗万象的命局,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也就有了不同流派的推算方式。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奇门遁甲的流派从上往下依次是天门、地门、玄门、黄门。而每一门又细分第三流、第七流之类的。

越是往上的流派,这推演算理的功夫就越厉害。就好像传说玄门可以推一个人的未来,地门能够推山海树木的未来,而天门更是能推一个国家的龙脉大运。

而我所在的黄门第三算是半吊子,只能推特定的事件不说,还时灵时不灵的。

咣当。

四枚古币三正一反地落在地上,这已经是赵轻灵第五次投掷硬币了。

眼瞅着这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大半,我在旁边着急地都快跳脚了。

“三叔,你平日里不是有那么多的手段吗?随便亮一个出来啊!”

三爷烦躁地踹了我一脚,指着自己的脸说道,“没看见我被白骨瓢虫啃成什么样了?要是有什么办法我早就拿出来了。滚一边儿待着去,别来烦我。”

三爷都没办法了,看来这次我是走不出这凶墓了。

正准备摸出纸笔写点遗言什么的,赵轻灵突然将四枚古币收好,神情肃然地摸出手枪对准某个方向,和中邪了一样一步步地往墙边走。

“赵小姐,你没事吧……”

砰砰砰!

赵轻灵突然连开三枪,子弹射在墙壁上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弹回来,更像是射穿了什么东西,看起来厚实的青石板有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后退!”

赵轻灵话音刚落,青石板哗啦啦碎成小碎块全部掉落在地上。

这青石板之后竟然还有个宽阔的暗格!

“活死人!”

烟尘散去之后是三具身穿盔甲的‘人’,之前被青铜棺材里的小孩儿吓到过,这次我连这些‘人’的脸都没有看清就大叫了起来。

三爷一巴掌打在我后脑勺上,“什么活死人?就是三具骨头架子。”

我定睛再看,果然盔甲里面的人已经被腐蚀成了白骨。赵轻灵这小妞的胆子更大,我惊叫间她已经走上去在骨头架身上乱摸了。

“鱼鳞软甲,铜盔铁腕。这三个人身上穿的是赵国战甲,而且级别还都不低。”

“真的假的?你随便摸摸看看就知道是赵国战甲了?”

赵轻灵头也不回地淡淡开口道,“春秋战国时期的盔甲大多都是用牛皮制成的。只有身份尊贵的将军或者贵族才有资格穿戴铁甲。这三件鱼鳞软甲的工艺卓绝,绝非一般侍卫能够穿戴的。至于为什么是赵国战甲,诺,你自己拿去看吧。”

赵轻灵从骷髅的腰间扯下一块木牌丢给我。

我将木牌抓在手里摊开一看,木牌正中有一个鲜红的赵国‘熊’字。

明明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木牌却还没有枯朽损坏,反而就像被人经常把玩一样有了一层如玉般的油脂。

三爷皱着眉头看了好半天,突然间脱口道,“这是将军符!莫非我们来到了将军墓?”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