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歌月小说秦美盼 主角是秦美盼苏晋庭的小说

歌月小说秦美盼 主角是秦美盼苏晋庭的小说

发表时间:2018-04-12 20:50:30 文章编辑:余莉莉

歌月小说苏晋庭 主角是苏晋庭秦美盼的小说 !苏晋庭秦美盼小说叫做《宠宠欲动,总裁爱到最深处》,歌月原创小说《宠宠欲动,总裁爱到最深处》讲述了秦美盼苏晋庭之间的故事,结局情节精妙绝伦,行云流水 ,内容紧凑,荡气回肠,苏晋庭秦美盼小说精选:荣慎宇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家里的管家就急急忙忙迎上来。“少爷。”他在荣惊身边很多年,家里的佣人,身边的

精彩试读

荣慎宇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家里的管家就急急忙忙迎上来。

“少爷。”他在荣惊身边很多年,家里的佣人,身边的下手,一般都是称他少爷。

“什么事?”荣慎宇将外套丢给了一旁的佣人。最近一段时间,他可谓是忙得脚不沾地,不过这种充实的工作,都是因为自己的决策,让他心中渐渐找回了那种自己做出的存在感。

尤其是白家,现在基本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之后白家基本就都是他掌控的天下,至于那3个老头儿,暂时留着他们几年,时机成熟,自然不会再让那3个人对自己指手画脚。

不过当务之急,他自然是要除掉那个苏晋庭。

管家亦步亦趋跟在荣慎宇的身后,小心翼翼道:“楼上那个女的,一直都嚷嚷着说要见您。”

荣慎宇脚步一顿,回身望着身边的管家,“这几天有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没有,少爷,她在这里是很安全的。”

荣慎宇点了点头,伸手捏了一下鼻梁,很快就低声吩咐管家,“30分钟之后,你让她去书房等我。”

“是。”

荣慎宇就洗了个澡,头发也没有吹干,随意找了一套居家的宽松休闲衣服,套上了之后,夹着一根烟出了卧室,朝着书房走去,里面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一见到他进来,大概是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关系,那黑发完全凌乱着,不如平日那般梳得一丝不苟,额前的几缕正好是遮住了他饱满的额头,给人的感觉就少了几分凌厉。

“秦女士要见我?”

荣慎宇直接绕过了边上站着的女人,拉开凳子,坐下来,将烟含在唇上,伸手打开了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十根手指在键盘上面飞快敲击着,似乎也是心不在焉地说:“有什么想要说的?”

秦媛有些气愤地瞪着荣慎宇,“你让我一直都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回去,外面我的家人一定是找疯我了,而且我看过新闻了,秦氏的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荣慎宇,当初你找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还有,你不是说了吗?黎展明可能没有死,你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不告诉我,如果继续这样没有任何的诚意的话,我不打算再和你合作。”

荣慎宇略略透着精光的眸子始终都盯着屏幕上,闻言不过就是轻轻笑了笑,不过那笑意,明显是不达眼底,“秦女士,你怎么说都是秦氏的女主人,嗯?怎么这样的天真?你认为合作的关系,怕是口头的,都能够说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就不合作?”

秦媛心头微微一沉,这个时候似乎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搭上的这个“合作伙伴”,并不是平常自己身边的那一类人,不过她一贯心高气傲,这会儿自然也不会轻易认输,“你当初说的合作,不代表这样攻击秦氏!洗黑钱的罪名不小,何况……我也没有想过,要让盼盼背负这样的罪名。”

“她的身边不是还有一个苏晋庭?我们不是说好了的么?这一切,最后还是会有苏晋庭来承担。”他终于是从屏幕上抬起眼帘,快速扫了一眼秦媛,挑眉道:“不管我都兜多少圈子,最后我们要对付的人还是苏晋庭,你想要的,也永远都会到你的手上,所以现在你不要烦我,可以回你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

“那黎展明呢?”秦媛还是不肯走,追问:“你不是告诉我说,黎展明可能……”

“秦女士,你对你的那个丈夫,是真的情深意重?还是觉得他就这么离开你了,你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是我自己的事,但是我必须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确切的答案就是他已经死了。”

荣慎宇面无表情地丢出这么一句话,再开口已是有些不耐烦,“我之前告诉你那些,不过就是要让你给身边的人留个讯息,让他们以为你现在满世界的在找你的丈夫容易。我希望你明白,你现在最好的配合方法就是乖乖在我这里待着,不要给我添乱,否则的话――”

男人说到这里,顿住,眸光一瞬阴冷无比,“我倒是不介意现在把你推出去让你承担一下那个烂摊子。或者,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过得凄惨。秦媛,我不是你以往合作过的那些蠢蛋,你可以没有脑子,但和我合作,你没心就够了。”

………

秦媛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冰凉的,她伸手想要拉扯一下身上的外套,感觉到手都在颤抖。

荣慎宇这个人不简单,她之前就知道了。

选择和他合作,她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当初她想要推动的项目,苏晋庭很明显和自己说过,他反对,并且表示不屑,当时她一鼓作气就是要做出成绩来给秦氏的人看,却是不想,还是没有成功,荣慎宇就是那个时候找了自己。

因为项目亏损太严重,她深知自己在董事局那边已经没有任何的立足之地,当时是连秦齐林都唉声叹气,保不了自己的位置,她私下联系过秦齐林的律师,旁敲侧击地问出来,秦齐林竟是打算把自己名下的股份和法人都改成美盼!

她跑去质问秦齐林,为什么?

这么多年来,她哪怕知道自己并非经商的料子,可她一直都很努力为秦氏,为了秦家,她也不是没有受过委屈,当时哪怕是半壁江山分给苏晋庭都好,但为什么是美盼?

她就算不是自己的女儿,可是她也知道,美盼又有什么本事?老糊涂了吧?

不过秦齐林当时只是宽慰地对她说:不要担心,该是你的,我一定会给你。

永远都是这么一句话,苏晋庭来到秦家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秦媛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能相信秦齐林,如果她得不到秦氏,到时候她无法想象,如何去面对自己去世的母亲,而且她更怀疑,秦齐林不过就是变着法子想要把秦氏交给苏晋庭而已,美盼?那不过就是一块跳板。

荣慎宇找到她的时候,确实说出了这些,和她之前的怀疑不谋而合。

所以,她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之下,只能选择抓住这艘船。

她现在就在这条船上,荣慎宇承诺过她,只要她乖乖配合,秦氏最后还会是她的。

秦媛脑袋一热,就和他成了联盟,大概谁都会怀疑,和圣源签的电影那回事,是因为秦氏有内奸?不,她才是那个内奸,圣源是荣慎宇给她的一个公司,她当初就知道这个公司是有问题的,可她就是没有想到,原来这个问题是――洗黑钱。

犯罪的事,她可是真不想干。

况且,她只是为了留住自己家的公司,她从未想要摧毁。

现在这样,她安全迷茫了,她知道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

还有――黎展明,真的死了么?

秦媛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

美盼说自己想要吃木瓜炖雪蛤,而且还是要在c市西郊那一块的一家徐记甜品店买的。

苏晋庭难得听她主动说到自己要吃什么,自然是不会拒绝,不过刚刚楼下的人,他已经吩咐去买粥了,一时也回不来,美盼没有再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是一种迫不及待想要马上吃上甜品的样子。

“真的很想吃?”苏晋庭俯身,双手撑在了她的两侧,俊脸悬在她的上方。

两人四目相对,距离太近,他的头顶就是柔软的光线,影影绰绰的,美盼能够闻到他身上那种男性的味道,很淡,可同样很有存在感,其实和他在一起时间也不短了,就知道他基本不用香水那种浮夸的东西,可依旧是给人一种神醉迷恋。

女人也是有浴望的。即使她现在并不是很能够明白,这种欲望,到底是什么。

可美盼还是得承认,与其说喜欢他,不如说很迷恋他,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毒,渗透到了她的血液里,形象着她的五官内脏,牵扯着她的全身神经。

想到这些,美盼的心脏忍不住颤抖得剧烈。

可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很快就点点头。

苏晋庭瞧她面色虚弱,可对自己的态度却是好了不少,又忍不住会想,其实生病的她,会比较可爱。

“好,我去给你买,那你乖乖休息。”

美盼还是点头,这种转变很是微妙,既没有像是之前那种对他强烈地尖锐和排斥,也没有一下子就转变的非常需要他,完全原谅他的感觉,让苏晋庭觉得最多的,大概就是——她生病的时候,很是虚弱,到底还是年纪小,这种时候,更是渴望得到身边人的照顾和体贴。

苏晋庭没有想太多,很快就拿过了一旁的外套和车钥匙,亲自去给她买吃的。

美盼这里,耳尖听着关门的声音,然后又静待了大概5分钟的样子,确定他已经下了楼,这才从床上爬起来,她很快就穿上了自己的外套,几乎是一刻都不停留,离开了病房,快速就朝着化验的那一层走去。

她是在住院部的,自己抽走的血液,如果是按照正常程序化验的话,在医院里,那么肯定是在化验窗口,和一般的病人一样的。

所以美盼看清楚了病房大楼的每一层,确定了那是在2层之后,她坐了电梯下去,找到了化验窗口,不过有不少人排队,她大概算计了一下时间,30分钟取报告,应该是差不多可以拿到了。

但是美盼还是很担心,自己的报告出来,估计很快就会被人直接送到那个医生那边,所以她排队的同时,一直都很紧张地看着那个工作人员进出的门口,她运气还真不错,很快就发现,刚刚在房间给她抽血护士进来。

美盼心头一动,几乎是80%可以确定,那护士肯定是来拿自己的报告的。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