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端木洌潇琳琅 端木洌潇琳琅神秘上司抵债妻小说在哪里看

端木洌潇琳琅 端木洌潇琳琅神秘上司抵债妻小说在哪里看

发表时间:2018-04-10 21:12:24 文章编辑:丁帥希

潇琳琅端木洌 潇琳琅端木洌神秘上司抵债妻小说在哪里看 !作者形象鲜活 ,人物丰满 ,层次清晰 ,名字叫做《神秘上司抵债妻》的小说,《神秘上司抵债妻》小说男女主是潇琳琅端木洌,这里提供神秘上司抵债妻小说,潇琳琅端木洌小说主要讲述了:看到两人脸上那认同的表情,端木洌也就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点头说道:“好了,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吧。琳琅

精彩试读

看到两人脸上那认同的表情,端木洌也就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点头说道:“好了,今天的会就到这里吧。琳琅的身世优雅继续查,耀曦和蓝桥从旁协助一下,别让优雅太劳累了。至于血影堂那边,我自己会留意的,你们就不必分出人手过来了。”

知道他既然这样安排,那就表示他完全可以应付得来,所以三个人也不再多说,点点头站起身出了办公室。来到门口,三人依次跟潇琳琅道了声再见,然后乘坐电梯下楼去了。看着早已关闭的电梯门,潇琳琅却一直在怔怔地发愣,因为她依然在努力地猜测着何优雅的真实身份,也在考虑她留在青花·蝶韵工作是否真的另有目的……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端木洌便知道她一定是在为何优雅而苦恼,但是却故意拿出了一副天下太平的表情,温和地问道;“琳琅,在看什么呢,那么专注?”

“她……”潇琳琅的目光依然停留在电梯门上,所以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或者她根本就不是在回答端木洌的问话,只不过是在自言自语而已,“她是谁呀……”

端木洌险些笑出声来,但同时一股淡淡的内疚也从他的心底升了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出帝华宾馆的那七天对潇琳琅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从那段经历里走出来。这样的后果便是让她不但无法敞开心胸接受自己,而且就连看到何优雅这个人,居然就让她这么失魂落魄,心惊胆战的……难道自己那一步棋真的走错了吗?其实当初之所以提出那个条件,也不过是想给白浩然一个机会而已,但凡他对潇琳琅的确是真心,那么后来的一切,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

但是……端木洌知道自己不后悔。尽管因为当初的决定而对潇琳琅充满内疚,但是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一次的话,他依然会做出同样的决定。潇琳琅是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看中的女人,所以他不会放手,更加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哪怕潇琳琅会因此而恨他,他也不会改变决定。而且他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耐心和爱,一定可以等到潇琳琅完全接受他的那一天。

有些无意识地把目光从电梯门上收了回来,潇琳琅一回头才发现端木洌居然就站在身后,正紧紧地盯着自己,她不由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收敛心神问道:“总裁!你……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

什么?我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拜托,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一句话了好不好?端木洌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上前几步来到潇琳琅的面前,抬起手轻轻整理着她肩头的乱发,嘴里柔声说道:“我都在你身后站了半天了,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发觉?你老盯着电梯门看什么呢?”

经他一提醒,潇琳琅才想起自己是有话要跟端木洌说的,可是……该怎么开口呢?要提到何优雅,就不可避免地要提到夜鹰,可是无论是何优雅还是夜鹰本人都提醒过自己,绝对不可以拿这个名字到处乱说,否则一定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那么……不说吗?万一端木洌并不知道何优雅的真实身份,从而对他造成威胁呢?那自己岂不是在无形之中成了伤害端木洌的帮凶?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不太对。如果何优雅留在青花·蝶韵是想对端木洌不利,那她就绝不应该让自己在这里看到她啊!难道她就不怕自己会去向端木洌告状,从而揭穿她的身份吗?还是说她有什么厉害的后手,所以让她有恃无恐,并不害怕自己会去告密?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当真有必要提醒端木洌注意一下这个人了,那么,怎么提醒比较合适呢?潇琳琅的眼眸微微地闪烁着,终于忍不住试探性地开了口:“总裁,何……何小姐她是青花·蝶韵的人吗?”

嗯?开始起疑心了吗?端木洌的目中一片了然,口中却故作轻松地答道:“嗯!是的。帝华宾馆你知道吗?那是我们青花·蝶韵名下的产业,而何优雅正是帝华宾馆的总经理,所以也算是公司的人了。”

“那你知道她其实还在为……”冲动之下,潇琳琅忍不住一路说到了这里,然后才猛然住了口,紧急斟酌着后面的言辞,“她还在为……”

“为?为谁?”端木洌的心悄悄地紧张了起来,双手也不自觉地握紧了些,同时更紧地盯住了潇琳琅的眼睛,仿佛要彻底看清她会不会对自己说实话一样。因为他知道潇琳琅之所以犹豫,就是因为当初曾经答应过戴面具的自己,绝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夜鹰”这个名字。所以他实在很好奇,潇琳琅究竟会为了信守诺言而放弃探究何优雅的真实身份,还是会为了提醒自己提防混入公司的间谍而说出她跟“夜鹰”之间的事情。潇琳琅,你会作何选择?

潇琳琅的内心也在激烈地挣扎着。凭良心说,她当然不希望端木洌受到伤害,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真心喜欢自己的,自己对他也并不是毫无感觉,纵然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在一起,她也一直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可是另一方面,夜鹰也不是罪孽深重的男人不是吗?自己虽然成了他索债的筹码,但他也白白损失了两百万,所以其实还是他比较吃亏好不好?不管怎么说,她都不希望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因为她而出事。

犹豫了半天,潇琳琅只好一咬牙,抬起头看着端木洌说道:“总裁,请原谅我不能解释得更多,所以我只能提醒你:何小姐她很可能还有另一重身份,还在为其他的人做事!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提醒,我知道你一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你既然用了何小姐,那当然是因为你信得过她,对不对?所以这个提醒也只能算是尽尽人事,你完全可以不必听从的。”

潇琳琅这番话说得也算是比较顾全大局,既没有出卖夜鹰,也提醒了端木洌提防内鬼搞破坏,所谓一举两得,倒也真算是难为她了。端木洌岂会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在不知道夜鹰就是端木洌的情况下,他仍然为潇琳琅居然要这样维护另一个男人而介意,所以他的反应十分平淡:“哦?另一重身份?你指什么?或者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反应很平淡,看来是我多虑了。”终于注意到了端木洌根本不合常规的反应,潇琳琅立即恍然,不由微微苦笑起来,“我怎么忘了,你的本事比我大得多,所以我知道的事情你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关于何小姐的事,当然也就不用我操心了。好吧,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再多说,反正该提醒的我也提醒了,如果有必要你就去查一查,如果没有必要,就当我没说。”

说实话潇琳琅着实有些为自己刚才的话汗颜,人家端木洌是什么人?叱咤风云的商界娇子,有的是谋略,有的是手段。如果何优雅真的心存不良,怎么可能瞒过端木洌的火眼金睛?

不过此刻端木洌的“火眼金睛”一点没打算照顾别人,全都落到潇琳琅的身上了。听到潇琳琅这番话,他忍不住苦笑一声说道:“琳琅,你可真会说话,你这样说摆明了是在告诉我何优雅有问题,可我的问题是……你是怎么知道她有问题的?”

我吗?我当然知道,因为我曾经亲眼看到她对夜鹰是多么忠心耿耿。不过可惜,我不能告诉你。潇琳琅无声地叹了口气,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没什么,一个……不堪回首的黑色约会而已。总之你只要知道,我绝不会害你就是了。”

不堪回首?琳琅,你用了一个让我感到伤心的词。原来在你的心里,跟我一起度过的那七天居然那么肮脏龌龊,到了不堪回首的地步了吗?我已经说过了,除了没有让你看到我的脸,那七天我所展现给你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难道你对那样的我就真的只有厌恶,而没有一丝其他的感觉吗?

“琳琅,那个约会真的……那么不堪回首吗?”端木洌轻轻抿了抿唇,直视着潇琳琅的眼睛,“除了不堪回首,你就真的没有感受到其他的什么,就真的一点点值得你回忆的东西都没有吗?”

大概是因为还沉浸在对那段往事的回忆里,所以潇琳琅一时没有察觉到端木洌的异常,苦笑一声说道:“如果你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约会,你也会觉得不堪回首的。别忘了我不是去跟我的情人度假的,更不是去跟我的爱人度蜜月的,我是被迫去卖身的!在那样的前提条件之下,我怎么可能有值得回忆的东西?我巴不得用最短的时间把那段经历忘得一干二净才好!不过可惜,有很多东西不是你想忘就能忘掉的……”

的确,自从在帝华宾馆跟夜鹰分手之后,一直到今天的这段时间,潇琳琅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两个人在一起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想起夜鹰那在夜色中越发显得挺拔颀长的身躯,想起他把自己搂在怀中时那种足以将她融化的力量和温度,更会想起他霸气十足地占有自己的身体时带给她的那种让她脸红心跳的极端的快乐……

所以,并不是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而是值得回忆的东西太多,所以她不敢去想,更不会亲口承认!如果让端木洌知道自己在那样的情况下居然还会对夜鹰那种男人念念不忘,那他会怎么看待自己?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一个羞人轻浮不要脸的女人吧?

纵使今生已经不可能相依相伴,成为彼此的恋人,但是潇琳琅依然不希望自己在端木洌的心里,是一个那样的女人。

但是如今唯有上帝和端木洌自己知道,他从来没有认为潇琳琅是那样轻浮的女人,否则,他不会在从白浩然的钱包里第一眼看到她的照片的时候,就直觉地认定了她。眼见潇琳琅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终于有些受够了这种折磨的端木洌瞬间烦躁起来,再也不顾一切地大声吼道:“可是琳琅,你知道吗?其实那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其实……”

“叮铃铃,”“就是夜鹰”几个字就要冲口而出了,潇琳琅桌面上的电话突然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不但把潇琳琅吓了一跳,而且更是无巧不巧地打断了端木洌的话。潇琳琅满是歉意地拿起话筒,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什么异常:“您好!总裁办公室,请问哪位?哦……您好……总裁在啊,请他接电话吗……不用?哦……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转告总裁的,再见!”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