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龙枭楚洛寒小说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小说汤圆儿楚洛寒

龙枭楚洛寒小说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小说汤圆儿楚洛寒

发表时间:2018-05-13 16:05:26 文章编辑:余莉莉

楚洛寒龙枭小说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小说汤圆儿龙枭 !汤圆儿原创小说《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讲述了楚洛寒龙枭之间的故事,小说欢风华丽,博学多才,言语精辟,值得一看,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小说精彩节选:

精彩试读

他的脸,逆着光,干净的脸上汗水一滴一滴坠落,楚洛寒别开眼不再去看,“不愧是副院长,处理伤口的速度真快,有个骨折的病人,麻烦你给看看吧,刚才骨科大夫说要手术。”

唐靳言给楚洛寒输了液,消炎止痛促进伤口愈合,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她身上,她的白大褂已经不能再穿,里面的白衬衣也被血水染了一层。

安抚好她,转身看着七个医生,个个耷拉脑袋,没人敢大声喘气。

唐靳言眼中的火光嗖嗖射在他们身上,他想一把掐死他们,好在楚洛寒现在没事,要是她出了意外,唐靳言不敢保证他会干什么。

“你们几个,做好实习延期的准备。”

几人不敢说话,只点头。

腿上有伤的女孩被扶着坐好,唐靳言带上手套,摸了摸她的腿,“怎么摔伤的?”

女孩怔怔的望着唐靳言的侧颜,这辈子第一次看到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女孩看呆了。

唐靳言蹙眉,顺手拿起一个口罩戴上,“我问你,怎么摔伤的?受伤的时候有没有碰撞到什么东西?”

看到唐靳言戴口罩的动作,躺在担架上的楚洛寒没忍住,笑了。

女孩终于回过神来,“上山的时候滚了下来,好像碰到了石头。”

唐靳言回头看着刚才说必须做手术的年轻医生,他气结时消失的耐心回笼,语气依然冰凉,“看着,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两个医生扶着女孩的手臂让她保持平衡,唐靳言半蹲在地上,双手拖住她的腿,“你应该感谢自己这一年多没长个儿。”

女孩不解,旁人的医生听懂了但是不敢说话。

楚洛寒听懂了,知道他有了办法,心慢慢放了下来,她侧头看唐靳言,他每次治病救人的认真样子,总是那么迷人。

突然的,她有点担心,要是看多了唐靳言救人,她会不会被迷倒?

“啊!!!”

女孩突然一声震天动地的尖叫,扶着他的两个男医生被她巨大的本能挣扎产生的力量狠狠的甩了出去。

唐靳言扶着她的腿,“想重新走路,现在忍着,别动。”

女孩痛的咬牙切齿,“你长这么帅,下手怎么这么狠!”

唐靳言拿夹板,“不狠怎么帮你接骨?现在骨头已经复位,接下来的两个月尽量不要再让这条腿承重,还有,里面的淤血要慢慢清除,以后每天两次热敷。”

说完,唐靳言将病人交给了小医生,“帮她打夹板。”

唐靳言处理完女病人,后面排队的村民纷纷仰视,“大夫,你给我们看病吧?”

唐靳言看看楚洛寒,他是为了她来的,“这里有七位大夫,会好好替大家做检查。”

说完,他走到楚洛寒的身边,她脸上有些泛红,这不是正常的颜色,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怎么这么烫?”

“有吗?我怎么没觉得?”

唐靳言一时哑然,“你发烧了不知道吗?”

楚洛寒伸出没受伤的手,摸了摸,“还真有点,没事,我自己都没察觉。”

唐靳言真是被楚洛寒的犟脾气气到没脾气,他拿出听诊器听了听楚洛寒的呼吸,眉头紧蹙,“你感冒了,伴有呼吸道负重增加,你是医生,不会不知道。”

唔?

这也难怪,她在游泳池泡了那么久,又睡了一夜沙发,还没顾上给自己开药,就被发配到大山区了。

“都是小问题,比起我的手臂不值一提。”楚洛寒给了唐靳言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那笑容,足够客气,足够礼貌。

足够让唐靳言生气。

“别这么对我笑,楚医生。我知道你拒绝了我,所以不必再强调。”唐靳言提来一个药箱,从里面取出退烧药,注入了输液管里面。

楚洛寒:“……额。”

被看出来了。

唐靳言收拾药箱,状似不经意的问,“他知道吗?”

楚洛寒侧目,看向他低垂的眼,这么一看才发现,唐靳言的睫毛很长,很密实,不得不承认,他长得很好看,不是龙枭那种张扬凌厉的好看,而是内敛温柔没有棱角的好看。

“他?我丈夫?大概不知道吧。”

他们两人的关系,还没近到出差互相报备的份儿上,尽管……好像还真有一次,龙枭提前跟她说过出差,可那是因为两人住在一起。

她去哪儿,干什么,和谁一起,似乎和龙枭都没什么联系,她影响不到他。

他……也不关心吧?

唐靳言合上医药箱,眉宇突然有了一些舒展的弧度,他低头看脸色慢慢在恢复的楚洛寒,“看来,我还有不小的胜算。”

他把这话说的如此自然又温暖,虽亲昵有余,却毫不显轻挑随意,尤其是那双真挚深情的眼眸,看着她的时候,仿若全世界只剩下了她。

楚洛寒不适的移开了视线,“副院长,关于这个话题,我想咱们没有必要再重复了,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也谢谢正巧过来救了我,但是,其他的事,我想咱们还是不要谈了。”

唐靳言并没有因为她的再次拒绝而感到尴尬,他往上推了推输液器的开关,让药水滴的更慢了一点。

“你胆子小成这样,连提都不愿意提,这么小心的怕伤到我,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好了,真的不说了,你好好躺着,我去看看别的病人。”

这边的病人处理的差不多了,长期的血液疾病无法根治,其他的病痛其实都不足以成为威胁,对他们来说,死都是随时的事,还怕什么感冒发烧不成?

楚洛寒挣扎着要坐起来,唐靳言忙上前扶住她,将她靠在自己的臂弯里,在她挣脱之前道,“你现在只是我的病人,医者无男女,所以我的肩膀你就当成一面人肉墙靠就行。”

楚洛寒抿了抿唇,她发烧蒸的厉害,这会儿觉得口渴,“那我的主治医生是不是也负责给端茶倒水?”

唐靳言点头,“当然,还可以负责喂你吃饭。”

她囧了一下,“那就不必了,我想喝水。”

“好。”

唐靳言一手扶着她,一手用纸杯倒了白开水,白开水冒着热气,唐靳言凑近吹了吹,摸着不烫了,将纸杯递到她唇边,“喝吧,大难不死的一号病人。”

楚洛寒觉得这样的动作实在尴尬,可一手废了,一手还在输液,只好顺从的低头。

而此时,天空一阵轰鸣声传来。

“轰隆隆!轰隆隆!”

被巨大的声音吸引的众人全部抬头去看,之间一辆灰色的直升飞机徘徊在上空,似乎正在找地方降落。

楚洛寒停下了动作,诧异道,“医院派了直升机来支援吗?”

唐靳言仰头看,仔细分辨后摇头,“这不是医院的直升机,医院的飞机上有红十字,这个没有,也许是经过的。”

“哦……这种地方,居然还有直升机来?”

就在所有人都在做出各种猜测的时候,灰色的直升飞机以稳定的速度开始降落。

坐在副驾驶席上的龙枭,手中拿着望远镜,重眸眯了眯,一股强大的戾气喷薄而出!

楚洛寒果然死性不改!

居然躺在男人的怀里!

这个男人,还是中心医院的唐靳言!

驾驶员道,“枭爷,马上准备降落,请您坐稳,注意安全。”

枭爷喷火射箭的眸子死死盯着地面上柔弱的伏在唐靳言怀里的楚洛寒,压根没听到驾驶员的提示。

螺旋桨的轰鸣依然在持续,枭爷冷冷道,“靠近一点。”

驾驶员观测地形,有些为难,“……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

直升机在距离他们不足二百米的一块平地上角落,螺旋桨扇动的狂风席卷了周围的一大片落叶。

风向直接被逆转了。

所有人的视线发直,盯着庞然大物撑大了嘴巴,很多人,包括楚洛寒,都是第一次见到直升机,这不是常规的军用直升机,而是民用型的,换句话说,可以称之为小型私人飞机。

“哇!飞机!飞机!”

“飞机啊!好大的飞机!我见到飞机了!妈妈!飞机!”

几个小孩子看到这庞然大物,兴奋的又蹦又跳,扯着大人的衣服要去近距离的看。

直升机的铁梯降下,一个穿着飞行服的男子踩着梯子一步一步走下来,颀长的身影远远的站在飞机旁边,凛然的好似神祗天尊。

不容侵犯的威严从他的身上嗖嗖喷涌!

楚洛寒的瞳孔倏地放大了!

“龙枭?!”

战神一样的男人,居然就是龙枭!

唐靳言也认出了是龙枭,眉宇再一次凝结。手,下意识的将楚洛寒更紧更密不透风的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远在二百米外,男人脚下生风的朝楚洛寒直逼,他有力的双腿好像战马的铁骑,所到之处一片肃杀。

楚洛寒痴痴看着逆光而来的龙枭,拳头轻轻握了握。

她甚至忘了自己还靠在唐靳言的怀里,两只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大。

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声音,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来这里干什么?他要对她做什么?

须臾,威霆的男人长腿立在了她眼前,漆黑如墨的眼睛锁住了她,看了几秒钟后,他厉声冷呵,“放开她。”

唐靳言眉头狠狠皱了皱,“她受伤了,我是她的主治大夫,我必须对病人负责。”

枭爷薄唇微微一翘,眸底腾起的杀意冲破了两人间稀薄的空气,“那是在我来之前,现在,放手。”

唐靳言手指扣着楚洛寒的肩膀,担忧的低声道,“你怎么样了?可以了吗?”

枭爷附身,看都不再看唐靳言,展开自己的手臂,冷冷道,“过来。”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