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萧晨温文小说叫什么名字 温文萧晨小说冷总裁的旧情人

萧晨温文小说叫什么名字 温文萧晨小说冷总裁的旧情人

发表时间:2018-05-15 22:41:06 文章编辑:薛嘉睿

温文萧晨小说叫什么名字 萧晨温文小说冷总裁的旧情人 !狮子韵原创小说《冷总裁的旧情人》讲述了萧晨温文之间的故事,温文萧晨小说叫《冷总裁的旧情人》,内容题材新颖,辞藻华丽 ,精妙绝伦,萧晨温文小说精选:

精彩试读

“你要带我去那里?”温文问道。

“不要问,安静地呆在我的怀里。”萧晨声音冷淡,说道。

“哦…….”温文有些委屈和兴奋的说道。

看现在的情况,难道是吃醋了要带自己去开房?要是这样的话。哈哈。温文心中各种兴奋开始了。

萧晨确实也没有让温文失望。带着她去了最近的一处大酒店,也是萧家的产业。进去之后径直进去了专属电梯。然后直达顶楼。

在那里已经有人等着为萧晨服务。女服务员打开房间门就走了。

而温文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在了床上,萧晨有些急切,他伸手用力用力将温文身上的衣服撕扯下来。看着温文挣扎的样子心中更加的火大。和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真的让萧晨非常的火大。火大!

温文为萧晨吃醋有些开心。但是很快她就开心不起来了。萧晨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扯烂。也急切地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手掌在她的身上只是浅浅地游走了一下下,就举起她的双腿要了她的身子。

温文有一种屈辱和委屈,不断地在自己的心中蔓延,她感觉到是是前所未有的难过,那种被人当做泄欲工具来用的屈辱。

温文如木偶一般被萧晨压在身下,她脸上有一种死灰一样的表情,那种深入到骨子里面的害怕和伤心。战栗不已。

萧晨在温文的身上驰骋,完全没有理睬温文的表情,甚至她脸上的泪水在华丽的穿上滴落了点点的梅花印记,他都没有看到。不是看不到,是故意忽视了。

在他的心中,有的只是连他自己都理解不了的怒,连自己都无法接受的怒火。

那种想要将温文禁锢在自己的身边,那种想要将她所有的羽翼都撕扯掉,让她安然的呆在自己的身边,那种想发真的太过强烈,以至于他深入到温文的身体中时,都不由自主地心狠了起来。在感受到巨大的满足之后他倾数将自己的热潮撒在了温文的身体深处。

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将她征服才是他今天的目的。

温文在被萧晨这般折磨之后已经筋疲力尽,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和朋友见面自己就要受到这样的待遇,着原本是两人之间亲密开心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委屈。眼泪滑落无声。等着她稍稍有些力气了。忽然出声问道:“为什么?”

两人之间静默了很久,萧晨睡在温文的身边,身体上还有激情之后留下的汗水,忽然感觉有些凉意。伸手将被子扯过来盖在两人的身上。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对我?”

“难道这不是你希望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他从带温文回去豪宅之后便很少和她说话,此刻说的竟然是要比之前的多很多。温文感觉自己的嘴巴里面非常的苦涩。

“我是希望,但是。萧晨,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这种情况之下。”

“什么情况?”

“我和陆明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们在只是在德国时候的朋友,他帮助了我很多。你就算是吃醋嫉妒。你能不能问问我之后再说。”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知道。”萧晨忽然起身,朝着浴室走去,他健壮修长的背裸露在外,温文看过去,心中忽然觉得陌生,那种陌生感强烈地腐蚀着她柔软的心。

走掉的萧晨心中思绪澎湃,他无法,也不能承认温文在他的心里现在还占据着位置。

走进浴室,将自己埋在温热的水中,才稍微有了一些真实感,他将自己脑子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都在随着自己身体里面逐渐消散的欲望而归于沉寂。

他将身上洗好之后就出来了。套上酒店里面早早就准备好的干净衬衫,穿戴整齐之后看看时间,是下午三四点。他记得公司里面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会议需要他的亲自到场。

“你收拾一下就回去吧,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出来了。”接着是冷漠的转身,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来。温文脸上水泽泛滥。

温文起身去浴室将自己的身子洗赶紧,看着客房服务贴心的准备的裙子,嘴角扯出嘲笑。然后慢慢地套在了自己的身上,拿着自己的包包朝外面走去。

守候在外面的管家看到温文出来,恭敬地说道:“总裁吩咐送小姐回家。”

“恩。”温文淡淡地应道,一张苍白的小脸上此刻全无表情。冷淡的如同一只伫立在风雪之中的娃娃。

管家跟在温文的身后,温文跟在前面领路的客服后面,穿过常常的昏暗的走廊,进去专属电梯,提线木偶一般,一直到坐进那辆加长的豪车里面,她都觉得这恍惚的如同一场梦一样。

坐在车上,忽然包包里面的电话响起来了。温文看着手机然后按了一下接听键。

“你还好吧?”陆明的声音非常的温柔,在温文受到伤害的现在,听在耳中似乎回到了在德国最艰难的时候他安慰的声音。

“我很好。谢谢你今天带来一些宝贝们的东西。”

“没关系的,我心甘情愿……刚刚那个男人是不是,你牵念了五年的人?”

“恩…….”

“我知道了,你照顾好自己。”

“恩。我知道的。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我如果没有你,萧晨如果没有你。我们真的不知道会不会还有现在。”

“不用谢,我只是做自己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已。你不必太过感激。”

“然。对你,我很抱歉。”

“呵呵……现在在做什么呢?”陆明此刻正站在自己在S城刚刚租住的公寓中,顶楼的视野非常的开阔,在此时此刻,他看着萧晨豪宅的方向,想那个自己心心切切的人儿过的好不好。

“我要回家去了。”

“哦......这样呀,那你注意安全,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挂了。”

“好的。你忙吧。谢谢你了。”

“没事。不客气。”

温文看着手机上通话结束,忽然有些乏力地闭上了一双眼睛,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心里的烦恼和身体的疲倦让她很快就坠入昏沉的睡眠之中。

温文的车子到了别墅,但是她还是没有醒过来,而萧晨早早就回来了。原本在公司计划的会议自己进去只是半分钟不到就烦躁地走了。漫无目的地开车,没想到竟然开到了这里。才刚刚将自己的车子停好,便看到了接温文的车子也是刚刚停在门口。

他走过去,管家脸上充满了纠结,忽然看到总裁走过来,赶紧走到总裁的身边。

“小姐睡着了,要不要叫醒?”

“不用了。我抱她进去就好了。”萧晨说完走过去。看着车子里面靠着车椅睡得不安稳的温文。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脸上的表情依旧冰冷而尖刻,身边站着的人都不说话,有些甚至都低下了头。

萧晨抱着温文径直走了。他上楼去,将温文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后极尽温柔的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原本想要离开的,但是温文忽然无意识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不要走......”无意识的呓语,撒娇带着睡觉的时候那种迷糊。萧晨的心不由自主地皱缩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地坐在了床边,任由温文拉着他的手。

温文手中拉着萧晨的小臂。嘴角露出了笑容,那种无意识的单纯笑容让萧晨也不自觉地笑起来。

这种纯净的笑容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他的脸上了。他的内心被权术计谋占领,他在商场上嘶力拼杀,他在与人交往的时候内心只有利用与被利用,他……从五年前到现在,已经再也没有感受到这样安静温和的心情了。而现在,她再一次给了自己这样子的感受。

萧晨慢慢地将自己的小臂从温文的手中抽出去,她眉头皱着,但是很快又沉入深深的梦境之中。

房间的灯光昏暗,橙色的灯光温暖而让人舒心,萧晨将窗帘放下来,然后将等关掉。一个人走出了房间。

也就在这个瞬间,温文的一双眸子睁开,空洞地看着周围的黑暗,心里也如同一个空大的洞一样。弥漫着巨大的悲哀。

第二天早上,温文醒来,佣人走进来,推着餐车,上面摆放着很多饭。小笼包子,小米粥,还有牛奶。这些都是温文以前最喜欢吃的。

“这些都是总裁让人去城东的徐记买的,总裁对小姐真是伤心呀!”女佣一边说,一边将早点都摆放在房间里面那张大大的茶几上。

温文不说话,将自己头顶的发随便扎起来,去卫生间。

洗漱好之后她看到桌子上的东西一点胃口都没有。于是又回去了床上,躺下来。

“小姐,总裁吩咐了你要将这些东西都吃完的。”

“我不想吃,你吃了吧。”

“可是总裁说了……”

“没事的,我不想吃,放在这里我也吃不下,你要是不吃就倒掉吧。我今天很累,不想起来。你出去关上门,我不想让人打搅我。”

温文说的淡淡,整个人窝在柔然的大床上,被子也厚实,她太瘦弱,看过去就放佛已经淹没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女佣张张嘴先说话,最后只好哀叹了一声,推着原封未动的餐车走出去了。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