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小说安若溪指尖眉梢 安若溪帝宸诀是哪部小说

小说安若溪指尖眉梢 安若溪帝宸诀是哪部小说

发表时间:2018-05-15 22:41:02 文章编辑:蔡智赟

小说帝宸诀指尖眉梢 帝宸诀安若溪是哪部小说 !值得人回味,辞藻华丽 ,无可挑剔,推荐阅读,提供帝宸诀安若溪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是由指尖眉梢的总裁言情,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小说文风幽默,帝宸诀安若溪小说精选:

精彩试读

帝宸诀的话语一落,安若溪和林芊语便同时一震,两人都猜不透帝宸诀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安若溪想问个清楚,不过被林芊语抢先了一步。

林芊语望着帝宸诀,好奇的问道:“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你留下她,不是为了和她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是当花瓶摆着看的吧?”

女人说着,又不着痕迹的看了安若溪一眼,立刻觉得安若溪即便是当花瓶,就凭那姿色,也是不够的。

安若溪的头埋得更低了,她没有出声,静静等待着帝宸诀的答案。

不知道,男人即将说出的话,又会有多伤人呢?

帝宸诀薄凉的唇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拽着安若溪的手腕,轻轻往自己的怀中一带,深邃黑炯的眸子紧盯着女人,一字一句道:“安若溪,你想离开我,也不是不可以,但任何自由,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你应该知道吧?”

男人的口吻,难得的平和,甚至说得上是绅士,可是相比而言,安若溪却觉得此刻的帝宸诀,比平日里那个冷傲凶恶的男人还要恐怖一万倍。

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栗发抖,恐惧的看着帝宸诀的眼睛,牙齿上下打颤,小声问道:“什......什么代价?”

她自己现在可谓是一无所有还一身麻烦,不知道男人还能在她身上索取什么,不外乎就是她的这条命吧!

“你肚子里,怀着的是我的血脉,你觉得我帝宸诀可以开明到让我的血脉流落在外,甚至叫别的男人为父亲吗?”

帝宸诀的手掌,轻轻贴合上安若溪隆起的肚子,笑容阴冷,口吻恐怖。

安若溪的心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表情痛苦的望着男人:“你,你想要孩子是吗,能不能......能不能把孩子让给我,我可以保证,我离开你之后,不会再找别的男人,孩子也只有你一个父亲,求你了……好吗?”

只有当过母亲的人,才能体会她的纠结和痛苦。

若溪根本无法想象,如果和肚子里的小宝贝分开,她该如何活下去。

肚子里的宝贝,是比她的心脏还重要的一部分,如果被帝宸诀夺去了,那她估计也活不了了吧!

“我向你承诺,我离开你之后,会躲得远远的,不会再在你的面前出现,也不会再找其他男人,我会一个人带着孩子长大,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你,你跟林小姐这样相爱,以后也肯定会结婚生子,你把孩子让给我,你们之间的阻碍也少一些,不好吗?”

安若溪眼眶泛红的看着帝宸诀,卑微的朝男人哀求道。

人,都是贪婪的动物。

当初怀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对肚子里的这小家伙还没有太多感情,所以可以爽快的答应男人,一旦生下孩子,就留下孩子,潇洒的离开。

可是现在,慢慢的帝腹中的生命有了感情,对帝宸诀也有了感情,她哪里还能向先前那样潇洒?

这是她,能做出最大的让步!

帝宸诀冷冷睇着泪眼汪汪的安若溪,这女人犹如是破碎的樱花瓣一样,看着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可是现在却丝激发不起她的半点怜悯。

“安若溪,我想你搞错了……”

男人声音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你离开我之后,会不会再找其他男人,会找什么样的男人,我并不感兴趣,只是你怀着我的孩子,就必须在我的掌控之中。”

“那……你想怎么样呢?”

安若溪的身体皮肤温度,连同着自己的心,骤然降了下来。

是啊,男人哪里会那么在意他呢,他之所以和她纠缠不休,不过是因为她怀着他的孩子而已,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溪突然觉得好冷,彻骨的寒冷让她抖得更厉害了,而这寒冷源,则是来自帝宸诀。

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他冷酷无情的一面,只是在经历过他的柔情和温暖后,她再也无法适应这种冰窖一般的寒冷了……

“很简单,还是和以前一样,给你两个选择。”

帝宸诀一派轻松的说道,只是声音里已经有了太多的隔阂。

在他看来,此时此刻的安若溪,已经和他从前的那些女人一样了,庸俗卑贱,让他厌恶。

“什么选择?”

安若溪的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通常,一旦男人要让她做选择,那便非常的危险。

因为,他给出的选项,一定是她无法选择的。

“第一,打掉孩子,然后滚!第二,生下孩子,一辈子做我的奴隶!”

帝宸诀瞪着安若溪,冰冷残酷的句子从他无情的薄唇里迸出来。

“……”

安若溪表情震惊的看着帝宸诀,仿佛见到了一个陌生人,脑子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微微张着红唇,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是她听觉出了问题了么,如此残忍甚至是冷血的话,真的出自帝宸诀之口么?

不不,若溪下意识的猛烈摇着头,身子摇摇欲坠,表情是十足的茫然。

“不,我听错,一定是我听错了,你是宝宝的父亲,你不可能说出这么冷血的话的,不可能的,就算你不爱它,你也狠不下心杀它的……对不起,我

刚刚没听清楚,你能再说一次吗?”

安若溪无辜的大眼睛,饱含着清澈的泪水,嘴角颤抖着,努力挤出一个平和的笑容,朝帝宸诀问道。

“我,我最近听觉不好,经常走神,所以……所以请你再说一次吧?”

女人不断的自欺欺人道。

林芊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所有的耐心都快被耗尽了。

从来不知道,一向专断独裁,办事利落的帝宸诀,也会有这么婆婆妈妈的一面。

这个女人对他是有多大的吸引力,都到这份上了,居然没有一脚踹了,还在这里纠缠不休,美其名曰让女人做什么选择,说到底还不是舍不得!

“安小姐,你耳朵不好,我就给你解释下……诀希望你打掉孩子,然后离开他,这样你们就可以一干二净了,懂吗?”

林芊语直接忽略了帝宸诀的第二个选择,因为不管男人是出于想报复安若溪的想法也好,还是想借此留住她的想法也好,都让她十分的不高兴。

帝宸诀和安索溪,两个人必须离开,最好一辈子不再见,否则迟早还会死灰复燃的!

林芊语说完后,帝宸诀只是一脸冷漠,并没有反驳。

林芊语见状,又多了几分底气,催促着安索溪道:“现在听清楚了吧,不要再装糊涂了,快点做选择,你不是很想离开诀么,现在就是你的好机会,打掉孩子之后,开始你的新生活,你还会再怀孩子的!”

女人阴险得引导着安若溪做决定。

帝宸诀则紧握着拳头,目光冷峻,身体绷得紧紧的,等待着安若溪的选择。

安若溪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她为自己感到悲哀,更为肚里的孩子感到悲哀。

她可怜的宝宝,命就这么轻贱么,轻贱到三番五次都会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推入死亡的边缘!

安若溪看着帝宸诀,声音哽咽的朝男人质问道:“帝宸诀,我很想问一下你,对于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你有过半分的期待吗?”

“......”

帝宸诀薄唇紧抿,并未回答,只是心里却微微触动了下。

这个孩子,他期待过吗?

事实上,关于这个问题,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他是个极其自我的人,对小孩儿这些一向不感冒。

以往有女人怀了他的孩子,他都会无情的命人拖去打掉。

可到了安若溪这里,一切似乎又变得不一样了……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