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南宫情夜莫寒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在哪里看 南宫情夜莫寒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南宫情夜莫寒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在哪里看 南宫情夜莫寒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发表时间:2018-04-29 22:00:52 文章编辑:蔡智赟

夜莫寒南宫情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小说在哪里看 夜莫寒南宫情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为您提供南宫情夜莫寒小说,提供南宫情夜莫寒小说阅读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林花静语原创小说《绑夫成婚,萌妻要逆天》,南宫情夜莫寒小说精彩节选:那身影几步跃到秦菡的身边,踢开秦菡周围的女佣,将秦菡抱了起来,转瞬就向外跑!大公爵勃然大怒,“炎烈!

精彩试读

那身影几步跃到秦菡的身边,踢开秦菡周围的女佣,将秦菡抱了起来,转瞬就向外跑!

大公爵勃然大怒,“炎烈!你敢在我的面前撒野吗?今天没我的话,谁也不许放他们出去!”

炎烈的眸子跳动出噬人的火焰,“大公爵,最好还是想清楚了,首席许我这个女人,保证我女人孩子平安,要是让首席知道这个女人和孩子出了什么状况,大公爵要向首席怎么交代?

首席现在可是在替大公爵在扩展澳非区域的生意!我不觉得,他听到这个消息会无动于衷,虽然我炎烈只是首席的一个手下,不过打狗还要看主人!这个道理大公爵应该明白吧?”

大公爵的脸上抽出了一下,没想到炎烈胆大到能用生意要挟他!

“就算告到你首席那里,我也有足够的理由!这个女人偷了我妻子的遗物,知道那颗绿猫眼的价值吗?”

炎烈冷笑了一声,“大公爵不就是要查那颗宝石吗?现在我女人和孩子要看医生,只要她们没事,我给你宝石!”

大公爵的脸凝重的像是要下雨,紧抿着的唇成了直线。

秦菡的手握住自己的小腹,一阵阵的抽痛,让她感觉到孩子在流逝,她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炎烈胸前的衣襟,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催炎烈,可是她真的怕保不住这个孩子!

炎烈有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的状况,他的手臂紧紧的抱住秦菡,字从他狠咬住的牙缝逸出,“大公爵到底是要趁机把我的女人和孩子害死,还是真的只想要那颗宝石?”

炎烈的一句话戳到了大公爵的痛处,这种感觉就像是把心底的罪恶晒在阳光下,让他无所遁形,而且这样的罪恶是他不敢承认的!因为他还顾忌着南宫烈!

“叫医生来!”他的字一个个的逸出来。

炎烈马上冲着门口大喊一声,“医生!”然后把秦菡抱到卧室。

赵炎立刻带着医生进来,两个配合的天衣无缝。早在这次蒂琪说胸针丢了的时候,赵炎就觉察到不对,南宫烈不在,他便给炎烈打了电话,而且在封别墅大搜查之前,他就跑了出去,把医生请来了!

只是这些更激怒了大公爵!他还想着拖一下时间,到时候医生来了,也保不住孩子,那可不能怪他了!没想到赵炎早就做好了准备!

卧室里,秦菡的手拉着炎烈的手臂不放,现在她的慌乱不知道要抓住什么!

“放心!没事的!医生在了!”炎烈对秦菡说道,转头冲向医生,“快看看怎么样了!”

医生走过来,而赵炎把检查的仪器推了过来。从秦菡孩子不稳定的时候开始,这些仪器就被南宫烈买下来放在秦菡的卧室里,可以让医生随时的检查!

“你们先出去,我给她看看!”医生说道。

炎烈和赵炎在卧室外面焦急的等着医生的消息。

而大公爵却在这个时候派人来找炎烈,炎烈嘱咐赵炎把他们自己的保镖叫来几个守住秦菡的门,这才跟着大公爵的人返回大厅!

大公爵阴冷的看着走过来的男人,“医生已经给她找了,我的宝石呢?”

他不信炎烈能交的出宝石。

炎烈自然是交不出来的,“宝石不在我手上!大公爵要是能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宝石找出来!”

他没有办法,只能希望能拖到南宫烈回来!

大公爵冷笑着,“胸针是秦菡收拾的,胸针的底托是在秦菡的房间里找到的,如果,你交不出来,我就只能再去审问那个女人!这次的事我必须抓到偷宝石的人!”

炎烈的额角上的青筋绷起,他知道不会是秦菡偷的,只是他又往那找那个宝石,他和秦菡的卧室是上锁的,没人进得去,这个底托到底是怎么到的他的卧室,他根本没办法解释!

“大公爵不用找秦菡了,胸针是我偷的,宝石我已经卖了!是杀是剐,大公爵冲我来!”

这就像是一个密室案,根本查不出真正的凶手,他只能抗下所有的罪名!

大公爵深冷的脸上透出了凶狠,“你偷的胸针,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偷的?”

炎烈的眉心紧蹙着,他哪知道胸针是怎么被偷的,要是知道了,他就能找出真凶了!可是现在不说又帮秦菡抗不下罪名!

“很简单,早晨我趁着秦菡给大小姐收拾首饰的时候,去找秦菡,然后告诉她大小姐要胸针,让她把胸针交个我,然后我回到卧室把胸针上的宝石扣了下来,所以胸针的底托在我的房间里,我趁着去公司的时候,就把宝石卖了!”

他是去找过秦菡,不过是去给秦菡送药,但是现在他只能编出这套说辞应对着大公爵!

大公爵阴冷的点点头,“很好,那你说说,你到底把宝石卖到了什么地方?卖给了谁?”

这个炎烈真心编不出来了,“既然卖了,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以为我还会把宝石还给你吗?”

大公爵的脸很抽了一下,忽然森冷的笑出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上鞭刑!打到他说为止!”

几个保镖冲过来,把炎烈拖了到了天台上,将他绑在十字架上,那沾着盐水的皮鞭抽在炎烈的身上!每一下都让炎烈的身上绽出了恐怖鞭痕。

蒂琪看得心惊肉跳,她趁着爸爸在监督鞭刑的时候,悄悄地退后,跑下了天台。一溜烟的跑到了秦菡的门口。

“秦菡的情况怎么样?”她问着赵炎。

赵炎摇摇头,“不知道啊,医生到现在还没出来!炎烈呢?他怎么样了?”

蒂琪的脸垮着,“他在受鞭刑!赵炎,救救他,这样打下去,他会撑不住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硬汉,就算那些鞭子打在身上,他都没有吭一声,那副场面让她的心揪痛着!

赵炎一怔,“大公爵凭什么打炎烈?”

“因为炎烈承认是他偷的胸针!他把所有的事都抗下来了,你快想想办法救他!”蒂琪急得直哭。

赵炎的拳头狠捶在墙上,牟然冲着蒂琪气吼道,“胸针是他偷的你信吗?”

蒂琪被吼得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磕到了墙上,她的眼泪滚出了眼眶,牙紧咬着自己的唇,她当然不信,只是现在炎烈为了秦菡抗下了所有的事,而谁能为炎烈抗下来?

“我不信,可是,可是……”她真心后悔今天把胸针丢了的事说出来!要是她不说出来就好了!

“你有没有办法查出谁偷了宝石?”她哽咽的说道。

赵炎气吼了一句,“我要是有这本事,我就不在这站着了!可是现在首席回不来,这个要怎么办?”

他也急得没办法!这个案子整个把他绕进了死胡同,他根本想不出头绪!

两个人正说着的时候,医生从房间里走出来。

“秦菡怎么样了?”赵炎和蒂琪同时问道。

医生长舒一口气,“好在来的及时,孩子是抱住了,不过她的腰受了伤,这几天最好卧床休息,不要再让她走动了!还有,不能再伤到腰了!到底是谁下的狠手,怎么这么狠的踢孕妇的腰!这是要他们母子的命吗?”

医生的话瞬时让赵炎蹙紧了眉头,他立刻问道,“刚才是谁在打秦菡的?谁在她后面?”

那个时候他正和医生在门外等着机会进来,没有看见里面的情况。

蒂琪仔细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我想起来了,是伊娃带着人打秦菡的,而且是她踢的秦菡!”

“歹毒的女人,怎么每次害秦菡都有她的份?”赵炎似乎抓住了整件事的放向,不过要怎么查下去,他却找不到头绪!

“这些是要给秦菡熬的中药,你们抓紧给她熬吧!”医生吩咐着。

蒂琪接过药,“我给她熬吧!”

赵炎却从蒂琪的手里把药拿了过来,“不敢劳烦蒂琪小姐,还是我来吧!”

这些事他怎么敢假手于人,秦菡不能再出状况了!

他拿着药走进秦菡的房间,秦菡的房间。

蒂琪站在门外犹豫的问着,“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她的头低低的,感觉到她在被这些人排斥!

赵炎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让蒂琪进来了。

一道阴损的眸光在他们走进房间后,消失在走廊的一端。

赵炎拿着电药锅开始给秦菡熬药!

蒂琪轻步走向秦菡,秦菡的脸色不好看,惨白的像是没有血的娃娃。

“对不起,她轻声的道歉,要不是她要找什么胸针根本不会出这样的事!”

秦菡摇摇头,“不管你的事!谢谢你一直肯相信我!”

她很清楚,很多事都是蒂琪在帮她压着的,不然那些女佣只会折磨得她更惨!

蒂琪抹了一把自己眼泪,拿起桌子上的药,给秦菡的脸上和身上涂着,这个女人的身上都是淤青,她看着心头上痛的。

一室的寂静,只有电药锅里的药发出咕咕的声音。

药很快就熬好了,赵炎将药倒出来递给秦菡。

秦菡不怕烫的好歹吹吹就喝了下去,虽然医生已经给她打了保胎的针,不过还是再喝着中药更保险。孩子已经两个月了,她一定要坚强的把孩子生下来!

“炎烈呢?”喝完药,她忽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他在外面呢!”赵炎扯了个慌,不敢让秦菡知道真相。

只是这个事情没瞒多久,转天早晨秦菡便发现不对了,因为炎烈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都是赵炎再守着她的!

“赵炎!告诉我炎烈在哪?你要我自己去找吗?”

终于赵炎瞒不过去,只好实话实说的告诉了秦菡。

秦菡起身就要去天台,不管赵炎说什么也没拦住这个倔强的女人,只好扶着她去了。

天台上的一幕惊呆了秦菡!炎烈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而蒂琪在他是身边哭得像个泪人。可拿着鞭子的人,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别打了!”秦菡甩开赵炎的手冲了过去。

而鞭子在所有人惊愕中,朝着女人狠狠的鞭打下来!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