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施小雪权子圣小说名字 施小雪权子圣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

施小雪权子圣小说名字 施小雪权子圣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

发表时间:2018-04-09 21:20:55 文章编辑:蔡智赟

权子圣施小雪小说名字 权子圣施小雪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 !这里提供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小说,小说《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讲述施小雪权子圣之间的故事,大猫猫原创小说《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小说精彩节选:施小雪满心忐忑的进去,到了里面看着来来回回忙碌的人,也就随便抓了一个问:“默文警官在哪里?”“默文警

精彩试读

施小雪满心忐忑的进去,到了里面看着来来回回忙碌的人,也就随便抓了一个问:“默文警官在哪里?”

“默文警官?夫人稍等,请问您是……”

“施小雪。”

没用权子圣的夫人的称呼,也不知道施小雪三个字有几个人知道。

那人一听,当即点头。

“夫人稍等,我这就去汇报默文警官。”

进去了不大一会儿,那人就出来了。

看着施小雪身后的两个人,小警官的脸上表现出来一丝丝的为难。

“怎么了?”

施小雪问,小警官耸了耸肩膀,道:“默文警官说只见权夫人。”

只见权夫人吗?

看来这个默文警官对她也还是了解的,或者说对权子圣的事情都是了解的。

好么!

了解的更好,还就怕他什么都不知道呢!

“带路吧!”

施小雪风轻云淡的眨眼,微微的一笑,笑容看上去十分的和善,但是万翔俊和瑞安就没有那么单定的气质了。

“小雪,不要去,要去也是我跟着你一起去。”

只见小雪一人,怎么都觉得其中有什么猫腻一样。

“不用,你们两个就在这儿等着我,要是半小时我还没有出来,就进去找我。”

施小雪笃定的眨眨眼,脸上一点儿害怕的表情也没有。

万翔俊蹙眉,盯着施小雪看了好一会儿,才算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跟着小警官进去,拐了两个走廊才到了所谓的默文警官的办公室。

施小雪点头进去,一推开门,就见到了所谓的默文警官,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施小雪简直是想骂娘了,甚至是想转身就走。

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动作,男人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单手城主后面的门板,一双猩红唇带着浅浅的笑。

黑中带着微红的眸子,看上去竟然有一种吸血鬼的嗜血感。

施小雪定住神,听到身后门板锁住的声音,神经也一瞬间紧绷起来。

“默文警官这是要做什么?”

正常的谈话需要锁门吗?

这男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施小雪不得不说,她看不透这男人,并且她一直不觉得他就是个警官这么简单。

妖孽随意,一点没有警官该有的拘谨,若说是个临时工,没准儿她还信了。

“我还能怎么样?我只是想要好好的看看咱们的权夫人而已。”

两人间的距离本就比较近,又被默文刻意的低下头来,因而看上去两人竟然像是贴在了一起似的。

施小雪不太习惯的向后闪躲,下意识的退开一步,后背贴在门板上,无处可退。

默文继续欺近,仿佛是很喜欢和施小雪近距离说话一样。

从第一次的遇见,到第二次见面……

“默文警官,我希望您能有点儿职业操守。”

施小雪没什么好气的说,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了,她却不觉得默文这人能真的有什么职业操守的。

要是真把操守当回事儿,他也就不会贴着她这么近了。

分明就是刻意的耍弄和调戏。

施小雪眯了眯眼,眼底里闪烁着嘲讽的颜色。

当真以为她施小雪是那么好调戏的吗?

她不介意让这位叫什么默文的警官领教一下她的臭脾气。

“施小姐说的什么操守,我还真的不太懂,只不过我知道,施小姐对我还是颇有吸引力的。”

默文压低了头,在施小雪的颈子旁使劲儿的嗅了一口。

那模样儿,十足的痞子。

然而,即便如此,施小雪也没有半点儿羞涩。

反而是冷着脸说:“我希望默文警官喊我权夫人,这样我会心情好一些。”

“是吗?”默文抽身,推开几步打量着施小雪,好半晌才笑道:“施小姐确定你还是权夫人吗?又或者你要给权子圣守寡?”

默文的话成功的让施小雪整个人都冷了下来,一双葡萄大的眼睛,本该是灵动和可爱的,此时却充满了冷冽。

“你什么意思?”

施小雪眯着眼睛问,默文耸了耸肩,好无顾忌的说,“还能是什么意见,我的意思是说,权子圣死了。”

讥诮,嘲讽,眼底里还闪烁着十足的兴味。

说到最后五个字的时候,轻飘飘的仿佛死的不过是一只蚂蚁,又或者只是飘落的一只羽毛那样轻巧。

然而,就是这样轻巧的五个字,却让施小雪的神经紧绷的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山崩剧烈的响声。

耳膜轰轰作响,不断的颤抖着,仿佛都能听到她狂烈的心跳。

死了?

怎么可能。

权子圣答应了她会回来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样就想糊弄她吗?

真以为全凭着几句话就能糊弄得了她吗?

错了,除非是见到权子圣尸骨,否则她是不会相信人任何关于的权子圣的不好的传言的。

“默文先生,说话要讲证据这件事,您这个做警官的应该比我熬清楚吧,既然您说权子圣他不在了,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不在了?”

施小雪依旧是风轻云淡的表情,几句话就想蒙骗她,以为她是三岁小孩子吗?

她不懂老谋深算,却也知道人心险恶,何况整个警局一开始就对权子圣抱着要折腾死他的心态,所以说,警官的话要是能信的话,她不觉得有谁的话是不能信的了。

脸上不带遮掩,讽刺的神情完全的展露出来。

默文警官瞧着,猩红的唇也勾勒出浅淡的笑容来。

“没想到施小姐……”

“我说了,请喊我权夫人,我不介意告诉默文警官,哪怕是权子圣真的死了,我施小雪也是权夫人,一天是,一辈子都是,还请默文警官放尊重一些。”

施小雪斩钉截铁,语气中似有若无的竟然带着一股权子圣才有的冷冽。

是的,一天是,那就一辈子都是。

她是权夫人,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是权夫人。

施小雪的背挺的比直,微微隆起的腹部,并不影响她的刚烈。

这一瞬间表现出来的气势,竟然让默文有些惊愕。

似乎是没有想到,一个女人能把一辈子说的这么顽强。

愿意等一辈子吗?

即使明知道那个人可能已经死了也要等一辈子吗?

默文猩红的唇瓣噙着意味不明的笑,微微张开的唇,仿佛是说了什么,又仿佛是什么都没有说。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噗哧一笑,仿佛是在嘲笑着女人的愚蠢。

“真不愧是贞洁烈女了,我记得z国古代似乎有个叫贞节牌坊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要为施小姐立上一块儿呢?”

默文耸耸肩,言语间尽是挑逗。

而对于施小雪的称呼上,则是一直固执的称呼着施小姐。

施小雪也不想去纠正,对于一个原本就是神经病的人,你再去纠正他岂不是跟着他一起成了神经病?

也不觉得能在这个男人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施小雪转过身去就要开门。

然而,小手儿刚握在了门把手上,还没等着她有所动作。

头顶上就有一双手罩了过来,压住了门板。

方才,施小雪还没有觉得默文是有多么的高大。

这会儿近距离的贴近,瞧着头顶上的那双手臂,施小雪才恍然,这男人看起来妖孽,却绝对不像是表面上这么柔弱。

外柔内刚,整条手臂都充满了未知的力量。

跟他用强,受伤的也只可能是她自己。

末了,施小雪很大方的松开手。

绕开默文的手臂,从那双手下面钻出去。

“默文警官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要告诉我我丈夫的消息了?”

施小雪浅笑着问,默文转身靠在门上,邪肆的勾了勾唇,漆黑中带着点点猩红的眸眼里眼染上了淡淡的笑,笑容不大,却十分真是,以至于让他整个人都显得不那么阴森了。

“小丫头,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又何必曲解?”

“哦?”施小雪挑眉:“我不觉得我有哪里曲解了您的意思。”

“嗯……既然你如此,我也不介意告诉你……”男人说到这儿,顿了顿,眼底的猩红越发的亮起来,看着施小雪的眼睛里也闪烁着兴奋。

看着对面女子的紧张,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你确定我说出来之后不会刺激到你吗?”

施小雪的神经是在高度紧张中的,等了半晌却等来的是男人的这句话,施小雪顿时有一种暴走的冲动。

该死的男人,故意戏弄她是吧。

然而,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脸上还是要做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默文先生若是不想说,那么我想我是可以回去了。”

施小雪跨步要走,默文伸出了一条手臂拦住,随即附在施小雪的耳侧,暧昧的道:“我知道的是权子圣就算是不死,也绝对活不成便是,至于到底是被扔到了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

温热的呼吸,带着几分森冷。

施小雪浑身一颤,此时此刻,并不觉得这男人是在跟着她开玩笑。

相比较于姆姆局长,施小雪觉得这个男人才是可怕的存在。

然而,不管如何,她都不会有半点的动摇。

她坚信,权子圣会回来。

今天,她也只是想要验证她的想法,想要知道权子圣是否还在这里。

看来,她是已经得到答案了。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