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说情深不抵陈年恨是什么 情深不抵陈年恨章节部分章节目录

小说情深不抵陈年恨是什么 情深不抵陈年恨章节部分章节目录

发表时间:2018-06-13 20:36:04 文章编辑:余莉莉

主角是季景梧封景的小说叫做《情深不抵陈年恨》,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季景梧封景小说主要讲述了:没,午休呢这会儿,前台就她自己一个。好像是趴在那休息,刚一起身,直接就倒了。

情深不抵陈年恨小说精选内容

我睁开混沌沌的双眼,刺目的阳光把我拉回的现实。

我伸手抓了抓,床单的质感熟悉,眼前的容颜更是熟悉。

“梧桐!你醒了?”

“苏清豪……”

没错,这里是我家,眼前的男人是我的合法丈夫苏清豪。所以我憋住了‘为什么是你’的反感和反问。老老实实地回忆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想着想着,我一把推开了苏清豪的手,冲他厉声吼道:“滚!你给我滚!你们明知道那个姓李的是个畜生,居然让我——”

我算不上贞洁烈女,也演不出白莲花。可就算是再坚强的女人,也受不了被至亲至爱这样随意背叛与糟蹋。

“梧桐!”苏清豪伸手匝住我,双臂挽得死死的,“梧桐……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还好封总监过去得及时,把你救了出来。”

“是封景把我送来你这里的?”

“我去‘醉猫’找你,正好看到他抱着你出来。说你被李大王下了药,虽然已经打了解毒剂,但是……”苏清豪慢慢放开我,按住我因挣扎而拽开的输液管。针孔之下,血淋滴答的,“梧桐,已经没事了。你昏迷了三天三夜,一切都过去了。”

“对,我被李大王下了药……我被糟蹋了是不是?”我蹲下身,缩在墙角。苏清豪想过来抱我,我却把肩背靠得死死的,仿佛在一瞬间就与他划清了所有亲密的界限。

“没有,不是李大王,他被封总监打跑了。我……”苏清豪把衣服披在我身上,温度却冷却了一切熟知的回忆。

我仰起脸,像不认识他似的。

“你碰我了?”冷笑,彷如贯穿我胸腔一样的冰冷。

苏清豪低了低头,没做声。

我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响亮又干脆。崩裂的静脉血摔在他干净的衬衣领上,像一朵朵开不及早春的红梅。

“谁他妈让你动我!苏清豪你凭什么!”

我们快有一年没了。

之前他跟云娜剪不断的时候,我曾抱着想要守住婚姻,迷途求返的态度,并不拒绝一个妻子的责任。

可是直到一年前,他第一次把离婚协议甩在我脸上,明确表示要结束我这些年的努力和隐忍之时,我就再也不让他动我了。

“至少现在我还是你丈夫!”苏清豪捡起地上的眼镜,舔了舔嘴角被我扇裂的伤,“你一身凌乱衣冠不整,抱着我叫我的名字,你说我会怎么做?”

我叫他的名字?

抬起伤痕捭阖的右手,我盯着,盯着,伤口里仿佛倒映出自己这张逃不脱,恨不过的脸。

啪得一声清脆,我重重扇在自己的脸颊上!

“季恩梧你干什么啊!”

我笑:“掌嘴啊,打这不长记性只会吃屎的嘴。”

苏清豪的眼睛游了一下,大手死死钳住我不安分的手腕。他沉着声音说:“梧桐,别这样。”

我冷笑,持续笑出泪水,我说苏清豪啊你又得意了是不是。

不过就是仗着我——

‘爱你’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听房门咣当一声被撞开。

我看到云娜端着温水盆走进来,恍惚间让我怀疑——现在到底谁才是女主人?

“梧桐姐,你……你醒了?我……”

“你在这儿干什么?”我警惕地别过脸:“出去!”

“梧桐,云娜怀着身孕照顾你三天三夜。你就算没个谢字,也不用这样咄咄逼人吧。”眼看云娜眼圈一红,苏清豪个傻逼又倒戈了。

一想到自己被他得意洋洋地压在身下,我就恨不能一头撞死。

而且,什么叫被云娜照顾了三天三夜?我才是这个家堂堂正正的女主人,现在弄得倒好像是故意玩弄手段来争宠的第三者?

“滚,带她滚,苏清豪我说过不想见到她!”

“那么,你能找到别人来照顾你么?我等下还要去公司。你有朋友,有家人么?你妈会过来么?”

苏清豪这个贱人,真是处处扎我的心。

我恨恨咬了咬牙,一把抓起手机:“徐橙我跟你说,我现在病得很重,你要是还当有我这个女儿,就赶紧过来照顾我。”

“吃错药了吧你季恩梧,有病赶紧上医院!”徐橙吧唧丢过来这么句话,把我的脸皮恨恨拍在墙上。

我甚至都能听到云娜和苏清豪心里的小恶魔在啪啪啪了。

“梧桐姐,你先躺下好么?医生说你昏迷了这么久,身子很虚弱。”

云娜放下水盆,上来扶我。有苏清豪在,她是看准了我不敢推搡动手。何况我现在虚弱的样子,就算真的动起手来,也未必真能占到便宜。

躺回床上,苏清豪叫云娜先出去。自己坐过来,用热毛巾帮我擦了擦脸。

我问苏清豪,有烟么?

他犹豫了一下,帮我点了一支。

烟雾缭绕在我越发不明晰的视线里,我突然想起上学那会儿,来着大姨妈的我嘴馋要吃冰激凌。

苏清豪就是这样,一点都没原则。

“你去公司么?”吐了一口白雾,我问。

“恩,李大王同意签合同了。因为这次的事,李大王退让了不少。新合同条款变更后,对我们季氏集团有利不止一点点。是封总监亲自带人去签的。”

一听这话,我瞬间又炸毛了:“我算看明白了!你们这是合着伙送我去仙人跳的对不对?”

踹开被子,我又要下床。

“梧桐你干嘛去!”苏清豪按住我。

“找我爸!”我冷笑。

“你别去问了,既然已经有惊无险——”

“我不是去问责任的,”我用手指扣住苏清豪的肩膀,“我去问问他当年射出来的确定是不是她亲闺女?”

“说什么混账话呢!”正在我发飙的时候,门一开,我那一脸慈禧太后式的亲妈终于还是舍不得我,亲自过来了。

“你说你病了,我还纳闷呢?这一看,好家伙病得不轻,脖子以上瘫痪了是吧?俗称脑残!”

徐橙把包一丢,上前就把我给拧住了。

我疼得快昏过去了,心里却活了过来。

妈再不着调,也是自己的亲妈啊。

“妈,您过来的话,那我先去公司了。”苏清豪到底还是有点忌惮我妈妈的,废话,连亲闺女都能坑的家伙,还有什么事她做不出来啊?

苏清豪走了以后,云娜小心翼翼地上来。

她给我端了一碗粥,说是苏清豪特意吩咐她给我熬的。

“谢了不用,我怕你下毒。”

徐橙一脸假笑,伸手拧了我一把,然后接过云娜的碗说:“你怕我不怕,妈给你尝还不行么?”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