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主角顾晚斜慕君兔敏敏小说讲述了什么 《一念江湖之师兄在上》第一章:公子如玉是败类免费试读

主角顾晚斜慕君兔敏敏小说讲述了什么 《一念江湖之师兄在上》第一章:公子如玉是败类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8-10-11 00:53:43 文章编辑:蔡智赟

主角是顾晚斜慕君的小说名字是《一念江湖之师兄在上》,为您提供一念江湖之师兄在上小说,《一念江湖之师兄在上》是一部历史小说小说,笔头生花,言语精辟,说理通透 ,值得一看,顾晚斜慕君小说精选

《一念江湖之师兄在上》 第一章:公子如玉是败类 免费试读

清晨蒙蒙亮,顾晚斜正坐在一家小酒馆喝的醉意朦胧。

店家小二端过来一壶刚煮好的醒酒茶放在她桌上,劝道:“晚斜姑娘终究是个姑娘家,还是少饮些烈酒,不过您这酒量好的少见,把那些男子都比的下去。”

晚斜笑嘻嘻的伸手倒了一碗醒酒茶,道:“每每我这醒酒茶都比陈年美酿喝的多,哪里还醉的了?”

“您又在说笑了,看着您还有的是精神,不如今儿去看看最后一场的考核打发打发时间,找个乐子?”附近有个牛逼哄哄的门派,名唤“墨门”,小二哥说的考核便是这门派的考核了,只有通过考核便可拜得了师,入得了门,成为一代当世大侠,受万人敬仰,当然后面两个纯属扯淡,毕竟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

晚斜觉得这主意不错,点点头道:“多谢小二哥支招,趁着最后一日我便去观摩观摩,倘若能受个什么启发,还不是捡了便宜?”

“好嘞,您看高兴啊。”顾晚斜起身结了账,小二哥笑眯眯道。

抓了椅子上的披风,晚斜懒散散的离开酒馆,看起来倒随时要倒一般,在无人可见的地上,溅起微微些尘埃,可见脚步沉稳,根本不会跌倒。

出了酒馆门,便觉得有些喧嚣,顾晚斜沉沉叹了一口气,明明不是富饶地,又这样繁华热闹,全托了“墨门”的福气啊,可是这样的福气她能不能不要啊?

走了不算远,便可看见“墨门”的考核地点,与山巅浮云中,高高在上的墨门弟子仰望尘世中的众人,晚斜微微抬头,眯着眼眸去看山顶的他们,有半片云遮挡住,若隐若现的只有一众黑点,这些痴人啊,就这么喜欢做梦?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如此这般俯视众生的。

在入春时间,紧贴着这么个悬崖峭壁,晚斜只觉得寒冷的不行,她身子孱弱,受不住一点点的风寒,将抓在手中的披风系在身上,再反观身边的其他人,几乎都是些习武之人,身体壮的不行,她又沉沉叹了一口气,羡慕啊。

“你个小姑娘,嫩生生的,怎么也对这个有兴趣?”身边一个高挑结实的男人跟顾晚斜搭话,晚斜微微一笑,“大哥,我若说我没有兴趣,岂不是无稽之谈?”真是的,她不想在大清早讲笑话啊,虽然有点冷。

那男子听闻哈哈大笑,厚实的大掌就要来拍她的肩膀,顾晚斜身子几不可见的侧了一下,男子要拍下的大掌落空了,他有些诧异,见她不动声色依旧笑意盈盈的,仿佛是他自己的错觉一般,还是人不可貌相?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病娃娃,难道也是个高手?

“小姑娘可真是有意思啊。”面对男子如此的夸赞,顾晚斜受之无愧。

毕竟好看的脸皮千百张,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朋友,一看你就是个外地人吧?”不远处,又有个清瘦的男子前来搭话。

“眼睛挺毒辣的啊,你怎么看出来的?”高挑的男子挑了挑眉不解,他名唤慕君。

那清瘦的男子乃是镇上的酿酒的梅老板,听罢哈哈一笑,“这镇上有谁不着认识晚斜姑娘?我们这些人都靠着她做生意啊。”

慕君百思不解,“晚斜姑娘莫不是个生意人?”他看她身上丝毫没有商人的奸诈铜臭。

“梅老板说笑了,我不过有些贪杯,爱喝酒罢了。”顾晚斜插话,脸上仍是春风般温和带笑。

梅老板又是一阵发笑,夸她道:“女中豪杰名不虚传。”

“谬赞谬赞了。”顾晚斜摆了摆手,这次她可真没谦虚,受之有愧啊受之有愧啊。

三人说话间,时间已经过了大半,此时已经临近中午,“墨门”的人开始正式考核,懒洋洋的朝众人喊话,“我们开始正式考核了,鉴于今日是最后一日,便放慢些步骤,所以大家千万别着急,一切慢慢来。”

今日仍是三名师尊坐镇,第一位乃是颇负盛名的墨子歌,是唯二的女师尊,她收徒要求甚是严格,每三年只收一名徒弟。

顾晚斜努力抬头,细细的观摩这位女师尊,嗯,生的国色天姿又是身份尊贵,很是不错。

“咱们子歌师尊收徒也没什么要求,简单的很,有勇气上来与她决战便可,若是投缘便可收归我门下,成为她的亲传徒弟,规矩大家懂得呀,先到先得啊!”站立在她身边的墨门弟子笑嘻嘻的喊话,随远在天边,声音却在耳边清晰可听见,看来这位弟子都很牛逼轰轰。

“这……”不少人迟疑了,这真的要跟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打架吗,输了丢脸,赢了还需要拜她为师吗,怎么想都是不妥当的,迟疑间,只见一道颇为眼熟的身影飞身而去,“诶,这不是跟我搭话的男子吗?”顾晚斜想了半响,终于想起来了,此人正是慕君。

“想不到啊,竟是贪恋美色之人啊。”要是慕君听到了此话,定会从空中载下身来,这时晚斜定要再接上一句话,你怎么如此没用。

“慕君前来领教,望师尊赐教。”慕君在峭壁上站定,纯白色的袍子被寒风吹的四处飞动,只见他身子不动如山,那墨子歌竟是连头发丝都不动如山,可见是真的不一般。

“你善用什么武器。”墨子歌淡淡看了他一眼,开口道。

“我腰间的折扇即可,不劳费心。”慕君取下腰间的折扇,是把极为普通的扇子,扇尾上还吊着一个绿色的玉坠子,华美精致。

“随你的意,你先出招。”墨子歌蹙眉,有些不满意他的所作所为。

慕君微微点头,合上折扇直击墨子歌而去,墨子歌偏身躲开,动作清晰可见,慕君嘴角勾起一抹笑,扇尾随风一摆,那硬实的玉佩就击打在墨子歌的背部,略微有些吃痛,她皱起眉头,从一旁的弟子手中抽出一把剑来。

寒光闪闪直逼慕君的脸上,闪了眼睛的慕君慌了下神,一缕头发被割掉,他稳住神情,同时摇开折扇借风使劲,以风打她,风大绵软,墨子歌的剑锋都砍到风里去,不痛不痒,衣袖猛地一挥,剑负在身后遥遥退开几步。

脚尖着地后倾着身子挥舞着剑,慕君用扇子遮挡不及,一招一式都打在了他的身上,男人冷毅的眉头紧皱起来,扇子折紧直飞出去,一抹弧线带着淡淡冷意再次叩击在墨子歌的腰背之上!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