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杜明凯何晓初是什么小说 一夜寒风小说何晓初

杜明凯何晓初是什么小说 一夜寒风小说何晓初

发表时间:2018-05-14 22:20:41 文章编辑:夏国栋

何晓初杜明凯是什么小说 一夜寒风小说杜明凯 !小说不蔓不枝,字斟句酌,文章雅致,小说讲述何晓初杜明凯之间的故事,《寂寞寂寞就好》是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何晓初杜明凯为主角的小说叫《寂寞寂寞就好》,杜明凯何晓初小说精选:

精彩试读

如今她一定觉得自己是个该遭人唾弃的女人,这一切,都是我杜明凯造成的。

杜明凯,你确定你真的爱她吗?还是你披着爱她的外衣,却引诱她做出违背原则的事情?

你这种爱会不会太自私了?既然她想要平静,是不是你就再也不该去打扰了?

时间就这样过了几天,杜明凯邮寄了离婚协议给陈瑶,她没有做什么挽留,签字回寄给他。

一场始于计谋的婚姻,就这样以失败告终了,不爱的人终究没有办法勉强在一起生活。

陈瑶甚至来不及为自己的这段失败哀悼,就已经匆忙地去想着如何进入下一段恋爱。她曾经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会爱杜明凯,以为没有他活不下去。却没想到,不知不觉,林彬在她心中的位置比杜明凯还要重要了。

不过林彬自从那次尴尬以后,对陈瑶明显冷淡了,每天只和她讨论一些与工作有关的事情,不谈任何私事。

这天,何晓初的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是工资入账提示。

她一看,意外不小,虽说数额不算巨大,却不是她该领取的那份收入。

原来白石在她主动辞职后,出于对她的同情和愧疚之心,吩咐会计给她打了三个月的工资。

何晓初不是个贪财的人,该是她拿的,她不会少要。不该给她的,她一分也不会多贪。

可这多发的工资却如同烫手山芋一样,让她不好处理。

去公司,怕又遇到杜明凯,当面还给白石他还未必会要。

仔细想了想,还是把这工资取出来,装进一个不透明的文件袋里,去了娘家。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看过娘家人,她也趁机会给弟媳妇买些孕妇必备的东西,参照给张建兰买的。

她带着妮妮到的时候,是星期天,正好白咪咪阮素新都在家。

两老一见她来,自然是喜出望外,说什么也要让她在家里呆一天。

“姐,你就在家吃一天现成的饭吧,别回去了。不过我和咪咪今晚要到她家去吃饭,晚上就不能陪你了。”阮素新说。

“行啊,正好姐有一样东西要拜托咪咪交给白董事长呢。”何晓初说着,便从自己包里拿出那个文件袋交到白咪咪手上。

“姐,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神秘秘的?”白咪咪问,一脸的好奇。

“是工作文件,很重要的,你一定要亲手交给白董事长啊。”何晓初微笑着,嘱咐道。

“保证完成首长交给的任务!”白咪咪调皮地说。

“好,谢谢咪咪!”

到了傍晚,白咪咪回家时,很是认真地帮姐姐办这件事。

她怀孕以后记性不太好,生怕自己忘了,就一直抱在怀里。

“阮素新,你说我们拆开这个东西看看,是不是会很不礼貌,不道德?我总觉得这里面,好像不是什么文件,倒像是钱,厚厚的一摞。你不觉得奇怪吗?姐姐和爸在同一家公司,有重要的东西,她干什么不自己拿给他,还要让我拿呢?”

阮素新笑了笑:“怪不得人都说孕妇想法多,你呀,就别瞎想了。我姐办事总是有她的道理的,你帮忙就是了。”

白咪咪小嘴一撅,瞟了他一眼。

“哼,什么事情都是你姐有道理的,你就是说我办事没道理呗?当我不知道呢?你就是嫌我傻,开始还嫌我。”白咪咪想说,嫌她不懂得那种事。说到一半,又觉得自己是女孩子,说那个不太好,便不说了。

阮素新想到两人洞房时闹的笑话,也颇觉得尴尬,好在现在什么都好了。

“老婆,你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什么的啊?现在你可是我们阮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赶紧说啊。”

“的确是有些不舒服的地方。”白咪咪很认真地说,直把阮素新汗都吓出来了。老婆大人轻轻一句话,可比见到持刀歹徒吓人多了。

“哪哪。里?我们去医院吧!”阮素新问完,就要冲动地调头。

“心里不舒服啦,笨蛋。”白咪咪咯咯地笑起来,惹得阮素新给了她一记白眼。

“以后不准这么吓唬我,差点把我吓死了。”

白咪咪依然在笑着,她就喜欢这样偶尔捉弄一下老实的阮素新,觉得特别开心。

“要是不想让我吓唬你,保持我的好心情,以后每天必须跟我说十遍我爱你,你办得到吗?”她问。

“是!首长!”阮素新说道。

“那开始吧!”白咪咪说。

“我。”阮素新还是有些别扭,这话在床上说还顺其自然,总觉得在外面说,有点勉强。

“哎呦,那我可真要不舒服了。”

“好好好,我说。我爱你,我爱你。我。”

“还差一遍!”

“我爱你!”

“这还差不多。”

两人一路说笑着,到了白家,因为提前打过电话,饭菜早已准备上桌。

“咪咪,喝汤,妈在排骨里放了一点醋,你现在要开始补钙了。”杨红樱宠爱地说。

“等一下,妈,汤我等一会儿再喝。首先呢,我要完成我姐交付给我的任务!”她一本正经地说。

白石夫妇被她认真的神态逗乐了,从咪咪小时候开始,他们就喜欢她这种单纯的样子。

不过,当领悟到她所说的姐是谁时,两人都有些不自然。

杜明凯却没有笑,他联想的比那老两口要快多了。

“什。什么任务啊?”杨红樱问,生怕何晓初又是要找杜明凯呢。

“我姐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白咪咪看了看杜明凯。

杜明凯也紧张地看向白咪咪,心想,她会有什么东西给我呢?满怀着期待,他几乎有点不能顾虑别人的眼光了,此时他母亲正不悦地看着他呢。

白咪咪就喜欢这样卖关子,看完他,又看杨红樱,然后目光又转到白石身上。

“交给爸!”她站起身,把文件袋双手递给白石。

“姐真是奇怪,有东西干嘛不直接给爸呢?还要我送干什么?”她嘟囔了一句。

杨红樱也很好奇何晓初会拿什么东西给白石,一直盯着那袋子看,杜明凯的眼光也聚焦在那个袋子上了。

白石想,反正何晓初和他之间又没有什么秘密,既然大家都想要看看,就当面拆开呗。

他拆开了袋子,里面除了一叠钱,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谢谢白董,这些不是该我拿的钱,退还给您,再次表示歉意和感谢。

见夫人一直纳闷地看着自己,白石开口解释了一句。

“这孩子,真够倔强的,她辞职时我多发了两个月工资给她,她还给我退回来。”

他心想,何晓初的各方面品行都是无话可说的。偏偏怎么这么好的女人,就和杜明凯扯在一块儿了呢。

“啊?我姐辞职了?她为什么辞职啊?上次您不是还说她工作很认真,还要带带我哥呢吗?”白咪咪更不明白了。

“她家里有事,她丈夫需要她照顾。”白石解释说,他这个女儿就是十万个为什么,逮着什么总要问个不停的,必须得给说清楚。

“她家里请了保姆,下午我们见面时她说的,要不然她哪里有时间回娘家呀。”白咪咪快言快语地说。

“那她可能是太累了吧?”白石实在不想女儿女婿知道何晓初和杜明凯之间的事,省的弄的两家都不开心。

“啊?爸,你怎么连人家为什么辞职都不调查清楚就批准了呢?说不定她是对什么事情不满意,不好意思跟您提,您也真是的。”

“好了,咪咪,怎么还这么喜欢刨根问底的,快喝你的汤吧,等一下要凉的。”杨红樱说。

阮素新一直在听着他们说话,对姐姐辞职也很觉意外,正在纳闷着,白咪咪又说话了。

“陈瑶怎么没回来吃饭啊?每次吃饭她都在的。”

“她以后不会来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杜明凯说。

这件事已经不需要遮掩和解释了,妹妹妹夫迟早都要知道的。

“啊?为什么呀?”白咪咪惊讶的下巴差点没有掉下来。

虽然她也觉得哥哥嫂子好像没有她和阮素新那么热乎,不过好像也不差,不至于这么快就离婚呀。

“合不来,就离了。”杜明凯很淡地解释。

他的话更让阮素新产生联想了,他姐姐辞职,杜明凯离婚,难道都是因为同一件事情?

“唉!”白母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离了。

这才多久的事啊,结婚到现在,不过几个月,就分道扬镳了。

“合不来当时为什么还要结啊?你就是对不起人家陈瑶,上次她都为你喝酒了。她那么爱你。”

“好了,咪咪,大人的事,你小孩子不懂。”杜明凯不让她说了。

“你是什么大人啊?满嘴的理由,真奇怪。算了,不问你们这些让人头疼的事了,我保胎要紧。”

何晓初在娘家,正陪着父母吃晚饭呢,却接到了保姆招弟的电话。

“姐,你能回来一下吗?刚刚俺接到俺妈的电话,说俺爸病了,在县城住院。俺得赶快回去,姐,真是对不起。”何晓初听出来,招弟都要哭了。

“姐就回来,你别着急啊。”何晓初说完,就跟妮妮说必须得回家。

外婆却不舍得妮妮走,把她留了下来。

何晓初回到家,见招弟满脸的泪痕,丫头急坏了。

“招弟,晚上有回你家的车吗?”

“有,八点有一趟火车。俺真是对不住你,本来这几天你要找工作,肯定也很忙。”

“没事,招弟,这也不是你愿意的事。姐能理解,这钱,你拿着。”何晓初刚刚回家前在路上取了钱,一共三千,预付了她一个月的工资。

“姐,这个月的工钱还没到发的日子呢。”招弟托辞道。

“提前给你发,还有下个月的。看病要钱,万一不够,有急用你给姐打电话。”

“姐!俺知道你家也需要钱,哥还要看病呢。你不是说还要到北京去吗?”招弟委实过意不去。

“马上要开奥运会了,最近去那边会有很多限制,姐最近可能带不了你哥去了。再说,就算能带,也不差你这一点钱。你赶紧收拾东西,快走吧,别错过了火车。”

“那可真谢谢姐了!”招弟忙去了房间,飞快地收拾好东西,出门前,跟何晓初保证。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