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卓婉关深甫尤潇潇阅读 关深甫尤潇潇是什么小说

卓婉关深甫尤潇潇阅读 关深甫尤潇潇是什么小说

发表时间:2018-04-29 21:54:37 文章编辑:阎永强

卓婉尤潇潇关深甫阅读 尤潇潇关深甫是什么小说 !为您提供契约独宠:骄横总裁一吻定情卓婉小说,在这里可以看尤潇潇关深甫小说阅读,小说寓意深刻 ,层次清晰,形象鲜活 ,开合有度,值得一看,尤潇潇关深甫小说精彩节选:第两百五十六章她的天真伸手拿过一边的瓷碗,又舀了一勺,等着她细细的嚼着直至吞咽,他才复又喂了进去。时

精彩试读

第两百五十六章 她的天真

伸手拿过一边的瓷碗,又舀了一勺,等着她细细的嚼着直至吞咽,他才复又喂了进去。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安静的卧室里只剩下是勺子碰到瓷碗的细碎声响。

碗里的食物见底,他把碗放到餐车上,拿过一旁的纸巾给她擦拭唇角,直至唇瓣毫无一丝饭渍,才把她的身子放到床上。

给她盖上被子,起身朝浴室走去。

尤潇潇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木然无神的大眼又浮起了雾色,逐渐被晶莹所替代。

关深甫走出来,来到床前正准备抱起她时,便看见她沾满泪痕的脸庞和聚满晶莹的双眸。

高大的身影一顿,垂在身侧的大掌蜷了蜷,下一刻便揭开她身上的被子,弯身把她抱进怀里,抬步朝浴室走去。

走进浴室里,把她的身体放下,改为站,左手手臂却一直未离开她的腰,让她柔软的身子依靠着自己,另一只手开始解她身上的衣服。

而尤潇潇却是在他的指节触碰到她领口的锁骨时,一直睁着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

即使她已经在他面前袒露过多次,可当衣服逐渐从她身上脱落,她娇小的身子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如此清醒的意识下毫无遮蔽的袒露在他眼前,虽然她闭着眼,但还是能感觉到那股灼热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顿着,灼烧着。

身体不禁颤的更加厉害。

就连她长而密的睫毛也跟着颤动着,就像被折了羽翼的蝴蝶不停的扑闪着,闪动着惹人怜爱的弧度。

感受着怀里人儿的轻颤,深如黑潭的眸腾起一股浓浓墨色,指腹缓缓移上她的脸庞,顿时,她就像受到惊吓似的一下睁开双眼,而那双大眼就像是蝴蝶振翅想要飞翔的那一刻,带着一股动人的美丽。

心猛的一缩,下一刻他的唇便缓缓的向她靠近,尤潇潇顿时转过头,手下意识的便要推开他。

她以为自己面对他的索求已经麻木,看来她还是高看了自己,所以在他再次触碰到她时,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逃开。

可,她的小手刚抬起,却是轻而易举的被他握住,下一刻热热的呼吸便沿着她的发顶缓缓下移,在热气喷博到她细腻的肌肤时,逐渐便转为一下下忽重忽轻的啄吻,同时身旁传来他脱下衣服的细碎声响……

黑暗的卧室里,尤潇潇缓缓睁开双眼,头顶上传来他熟悉的呼吸声,同时腰上也传来一股温热的触感,是他那就像是个手铐似的,牢牢拷住她的大掌。

而她永远都在他的一方掌控里,任凭她挣扎,抗拒,叫喊,都无法逃开。

眼眸眨了下,头微动,转向窗户的位置看着。

逐渐的,眼适应了黑暗,同时,麻木的心也在这黑暗的空间里逐渐升起一股钝痛,就连浆糊一样的脑子也开始清晰起来。

而随着脑子的清晰,今天所发生的事就像放电影似的,一一在脑海里回放,而那句‘别的男人’此时在她脑海里尤为清晰。

她不知道关深甫是怎么回事,是怎么想的。

她有没有男人,她的男人是谁,想必他比谁都清楚。

而她的行踪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对。

想到这,含着痛苦的思绪却是一下顿住,同时,脑海里也清晰的浮起一个人来。

那个人,那个像亲人一样的对她好的人。

卓越哥,难道,他说的就是他吗?

放在被子里的小手一下紧起来,脸上也浮起嘲讽的神色。

是了,肯定是了,自她签了那份协议后,她身边出现的男人屈指可数。

而排除了他身边的人,那便只有卓越哥了。

忽然,她一直忽略了的一些事也随着她的思绪逐渐浮现在脑海里。

她的行踪他肯定一直都是了如指掌的,那么他知道卓越哥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如果他知道她们的关系,那就更他应该知道她和卓越哥没什么才对,可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

忽然,脑中快速的划过一个思绪,心里的疑问也一下得到答案,他肯定是知道了那件事,所以才会这么认为。

想到这,嘴角逐渐勾起一丝嘲讽至极的弧度。

也是,他不可能让身份不明的人呆在他的身边,自然的,她的资料和接触过她的人的资料应该也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吧。

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其结果都是她心里的那个男人,难道这就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大男子主义,她是他的情人,就不该妄想别的,而她在签下协议的那一刻是不是就代表着不止她的身,连她的心也必须是他的?

就像现在,她难得的一个好朋友,因为他的原因渐渐疏远了去,在别墅里难得的一个对她好的王婶,也因为他的原因对她生份了起来,而现在,她心里如亲人一样存在的卓越的,是不是也要因为他而远离?

不,是她妄想了,在他如珍宝般的宠溺下,她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个情人的真实身份,以至于在今天之前还天真的妄想着友情,亲情,爱情。

她,真的是天真的可以。

手缓缓的紧握成拳头,抵住心里的不甘,呐喊和痛苦,却也抵不住心里升腾起的一股浓浓的悲凉感。

可即使如此,在这个含着无比痛苦压抑的夜晚里,她还是静静的对自己说‘尤潇潇,没有关系,没有朋友你还有妈妈,没有卓越哥,你也还有妈妈,没有关深甫,你还是有妈妈,只要妈妈还好好的,就没有关系,什么都没有关系。’

眼里逐渐蓄满晶莹,下一刻,便缓缓流下,落进枕面上,发出“嗒,嗒,嗒”的沉闷暗响。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睡意再次袭来,她才缓缓睡去。

而她睡去没多久,头顶上方的人缓缓睁开了眼,视线微垂,就着窗外流泄进来的月光看向她布满泪痕的小脸,如墨般的眸却是一动不动。

……

天光大亮,手臂微动,手上空落落的失了原有的温度,双眼猛的睁开看向自己的身旁,却是空空如也,同时视线在卧室搜寻一圈,在确定没有她的存在后,黑眸猛的一沉,下一刻,便掀开被子,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急促的脚步来到楼下,却在听见厨房里传来她细软的嗓音时,顿住脚步。

“尤小姐,小心烫。”

“没关系,我拿的是碗底,烫不了。”

“还是小心点。”

“好啦,知道啦。”

随着声音的逐渐清晰,视线里便出现她小心翼翼端着碗从厨房里出来的身影。

而昨天晚上还是木纳无神的一张小脸,此刻却像是草木复苏了一样带着活力,就连嘴角也挂着一丝浅浅的笑靥。

可,看着这样的她,他却没有感到轻松,反而升起一股沉重,想推却使不上劲,这样的无力感让他顿生烦躁,浓黑的眉也随着这股烦躁微微的皱了起来。

尤潇潇因为一直注意着碗和脚下的步伐,所以并没看见站在楼梯口的关深甫。

脚步来到桌旁,把碗放到桌上,却是急忙捏住自己的耳朵,消减着手上的烫意。

只是,就在她捏着耳朵时,却感觉到一股烫热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心里一动,抬眼看去,却在看见站在楼梯口的高大身形时一下愣住。

脸上神色有一瞬间僵硬,就连那微勾的唇角也缓缓垂下,下一刻,黑亮的眸微转,离开他胶着的目光。

可,却在看见他赤着的双脚时一下怔住,随即眼里闪过快速的划过一丝惊讶,抬头看向他。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