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陆向暖霍晏琛小说在哪看 小说霍晏琛梨心悠悠陆向暖

陆向暖霍晏琛小说在哪看 小说霍晏琛梨心悠悠陆向暖

发表时间:2018-04-12 20:49:41 文章编辑:叶敢巅

霍晏琛陆向暖小说在哪看 小说陆向暖梨心悠悠霍晏琛 !《暖婚溺爱:邪少的心尖宠儿》中主要人物是陆向暖霍晏琛,为您提供陆向暖霍晏琛小说,主角分别是陆向暖霍晏琛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陆向暖霍晏琛小说精选:第二百六十九章永远都别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如果阑尾炎不发作,如果她不动了胎气,这个孩子就能保住……

精彩试读

第二百六十九章永远都别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如果阑尾炎不发作,如果她不动了胎气,这个孩子就能保住……甚至能平安降生。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猝不及防,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现在的霍晏琛,一定多少都有些自责吧。

“既然关心,为什么不去看看她?”mq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随即出声道。

“关心?”霍晏琛冷笑,“为了别的男人下跪求我,为了别的男人不惜用枪抵着我的女人,我会关心她?”

霍晏琛转过身,神情冷峻,随后,他抿了抿薄唇,不发一言的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mq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明明在乎却又装的这样若无其事。”

离开了医院后,迈巴赫在雨夜里狂奔。

淮城的另一栋别墅内,得知消息的夏雪澜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久久都没有迈动步伐。

“怎么会这样!霍晏琛他这样做是囚禁!陆乾哥,你和辛泽现在怎么样?霍晏琛的人没有为难你们吧?”

“没有,他到底说话算话,让人把我们从医院轰了出去,也没有做什么伤害我们的事情。”手机那头的陆乾如实告知着夏雪澜,“只是不知道现在向暖情况到底怎么样,腹中的孩子……想必是真的保不住了。”

“她怀孕了!霍晏琛为什么要杀了他自己的孩子,这个混蛋!”

“雪澜,想想办法吧,务必要想办法把向暖救出来。”

“我……”她一下子还真的想不到什么办法,她唯一能求的人只有权少卿,但是……权少卿和霍晏琛的关系……他会帮她吗?

“我想办法试试。”夏雪澜咬紧下唇,眉头皱紧着,显得惆怅万分。

挂断电话后,她思来想去,还是得求那个狂妄的不可一世的男人。

夏雪澜放下手机,随即迅速朝着楼上走去。

她站在书房的门口,她知道这个时间点,那个男人还尚未入眠。

但是站在书房门口的她却迟迟没有敲响门……她的手抬起却又放下,放下后又再次抬起……

最后,她鼓足勇气,咬紧下唇敲响了书房的门。

“进。”当他的声音从里头传来的时候,夏雪澜像是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

她有些木讷的推开了书房的门。

望着里面的权少卿,她举步维艰的走到他的面前。

“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求我。”这句话是十足十的肯定,显然,权少卿已经彻底料准了夏雪澜的性子。

“你……怎么知道?”

权少卿只是扬唇轻笑,“别问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

她平日里并不怎么会主动,就连主动说话也不会,更何况是……主动来找他呢?这一次她鼓足勇气来找他,势必是有她摆不平的事情,需要他出面帮忙。

“我……我想请你救救向暖。”

“陆向暖?”

“是,她现在情况很糟糕,我想请你救救她!”

“过来。”权少卿放下手中的文件,而后朝着夏雪澜张了张双臂。

夏雪澜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而后稍稍一用力,让她坐在了他的双腿上,落入了他的怀中。

“权少卿,你救救向暖,她现在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我很担心她。”

“雪澜,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插手的。”

“只要你权少卿想做的事情,就一定可以做到,更何况霍晏琛是你的朋友!”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仇恨不可怕,吃醋的男人才可怕。”话音落下,权少卿一把将夏雪澜横抱而起,随后打开一侧连接着主卧室的门。

“权少卿,你又想干什么!”

“干什么?”他邪笑,“干你啊!”

……

隔天晚上,权少卿去了一趟半山别墅。

刚进入别墅,他就嗅到了烟酒交杂的气味,别墅内的空气很是浑浊。

“我以为这天雾霾已经够严重了,没想到你家的空气更混浊。”权少卿走向一侧的独立吧台,霍晏琛正坐在吧台边喝酒。

“82年的拉菲居然被你用灌的?”权少卿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暴殄天物。”

他直接转身到壁柜里拿了一个酒杯,倒了一杯82年的拉菲,随即喝了一口。

“怎么?你在借酒消愁?”

“有事快说,没事就滚。”

权少卿笑了笑,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你让我滚我就滚,我权少卿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更何况这82年的拉菲我他妈的就喝了一杯,我大老远的开过来,怎么可能喝一杯就走?”

说着,权少卿将酒杯内的酒尽数喝下。

他望着霍晏琛,随即再次说道:“该留在身边的人就别假装无所谓。”

霍晏琛只是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权少卿,继续将烈酒灌入腹中。

“她是我仇人的女儿。”他微微抽动了唇角,神色冷峻。

“仇人的女儿又如何?关键是你爱她不是吗?”权少卿望着霍晏琛,笃定的出声。

“爱?”

“难道不是?你看她现在那样,纵然她母亲是杀害伯母的凶手那又能怎么样呢?那是韩茹意做的事情,不是她陆向暖所做的,她何其无辜!当然,站在你的立场上,如若是我当初知道这一消息,我保不定也会做出什么不计后果的事情来!但是现在,你们的孩子没了,她又刚刚动了手术。六年前你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以为你痛失了林菀妍,那个时候如同狂兽一般疯狂的你,我迄今还有印象。六年后,腻准备又一次痛失陆向暖吗?”

权少卿再次倒了一杯酒,一口尽数喝下后,将酒杯放在了吧台上。

“话我就说这么多,好了,这82年的拉菲我也喝了,我就先走了。”

离开前,权少卿背对着霍晏琛,留下了一句话,“永远都别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话音落下,权少卿转身离开。

等到他离开后。霍晏琛硬是狠狠的捏碎了玻璃杯。

“shit!”他怒吼一声,一拳砸在吧台的台面上。

陆向暖出院,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她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身子却已经是虚透了。

桂嫂扶着陆向暖走出医院大门,这几个星期过去了,城市依旧如同以前那般喧嚣,她一直都是站在窗前望着淮城的景象。

“少奶奶,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

陆向暖笑了笑。

是啊,桂嫂说得对,一切都会好的,因为生活已经够糟糕了,它没有办法更糟糕了。

“少奶奶,上车吧,这已经入秋了,天气转凉,您身体刚好些,可不能感冒了。”李司机依旧笑的和以前一样和善。

现在再看,陆向暖却又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腹部的位置已经空落落的了,那个孩子……她不知道是男是女,就这样彻底的没有了。

她像是木偶一般坐入奔驰车的后座,一路上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少奶奶,今天你想吃些什么?我去给您煮好不好?”

陆向暖没有吭声,视线一直落在窗外……

当她回到半山别墅的时候,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还有哪里不舒服?”霍晏琛的言语不似前些天那般冷冽,有着些许的缓和。

这让陆向暖非常的不习惯。

他这算是什么?打一棍子给她一颗糖吃,然后准备过段时间再打她“一棍子”吗?

他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但是却被她躲开了。

她依旧不发一言,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

对于她的躲避,霍晏琛显得有些恼怒。

桂嫂看到这样的场面,立即出声道:“少爷,少奶奶这刚回来,外头风大,还是赶快进去吧,可不能再吹风了。”

他拧着眉峰,视线定格在她平静如水的脸颊上,随即微微颔首。

桂嫂扶着陆向暖进入别墅内,她在途径落地窗的时候,却看到了那一排种下的杏花树。

入了秋,杏花早已开败了,杏果也早就没有了。

“少奶奶是喜欢这杏树?这花期和果期都已经过了。”桂嫂和蔼的笑着,“这要看杏花啊杏果啊,得到来年了。”

陆向暖摇摇头,“这杏花背后有着凄美的爱情,如果可以,我宁愿从一开始就不要让人种下这杏树。”

陆向暖的这一句话,桂嫂也许听不懂,甚至听得云里雾里。但是一旁的霍晏琛却是听明白了。

她宁愿从一开始就不种这杏树,其实就是后悔爱他了。

望着她转身上楼的背影,霍晏琛显得烦躁不堪。

分明就是杀母仇人的女儿,但是她却能够牵动他的心情。孩子没了,其实他的痛苦不比她少,不告诉她原因,是因为不想让她钻牛角尖自责她自己,所以他宁肯让她恨她,这样她也许会好受很多。

但是他一怒之下伤了她是事实,想起他绝望的眼神,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入夜,他和她一桌吃饭,她却离他离得远远的,好像他是什么豺狼虎豹似的。

“坐过来。”他冷沉着俊颜,冷声道。

他的话音落下许久,陆向暖都没有要坐过去的举动,依旧离他远远的。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