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主角是程瑶娅章泽天的小说大结局试读 程瑶娅章泽天世界唯一的初恋阅读哪里看

主角是程瑶娅章泽天的小说大结局试读 程瑶娅章泽天世界唯一的初恋阅读哪里看

发表时间:2018-06-13 13:11:48 文章编辑:夏国栋

这里为您提供章泽天程瑶娅《世界唯一的初恋》阅读,该小说叫做世界唯一的初恋,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值得一看。章泽天程瑶娅小说精彩节选:刚刚章泽天那样温柔地搂着她,他身上那股好闻的淡淡的薄荷香气此时似乎仍在她的鼻尖萦绕着,他用那样帅气而霸道的姿态替自己解了围,尽管此时她依旧弄不清他这样做的缘由,可是那种由衷的感激却一直在心中荡漾着。

世界唯一的初恋精选内容

原本蓝蓝的天,逐渐被天际的晚霞染上瑰丽的色彩。

金色的夕阳如同一张倾洒而下的纱网,轻轻地将整栋学校笼罩,远远望去,每一个角落都仿佛反射着梦幻般的光泽。

花草在风中摇曳,发出细小的簌簌声,如同精灵们的轻声细语。

终于到了放学的时间,同学们争先恐后地离开了学校。

为了避免招惹麻烦,程瑶娅刻意推迟了大概十分钟才赶去图书室。

图书室在教学楼四楼走廊的尽头,她迈着急促的步伐朝前走,刚刚转弯步入走廊时,她抬眼便看见图书室门口站着两个人,章泽天和许沙瑞。

他们面对面站着,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程瑶娅怔了一下,不知此刻她是应该走过去,还是先在这里等等。

正在她踌躇之际,许沙瑞却突然从章泽天身旁大步走开,向她的方向走来,看样子应该是准备离开。

程瑶娅忘记移开视线,愣愣地看着许莎瑞带着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向自己逼近,空气中仿佛缭绕着逼人的气息,随着她越走越近,那股逼人的气息便越发强烈起来!

程瑶娅不由得屏住呼吸!只觉得眼前的许莎瑞像一个危险而疯狂的旋涡,随时都可能将自己卷进去!

“程瑶娅,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今天你还要不要回家?”

章泽天略带不悦的声音从许莎瑞身后传来,他双手环胸倚靠在图书室门口,俊脸上的表情慵懒而淡然,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哦,我就来。”

程瑶娅回过神来,回应了他一声,视线从许莎瑞的身上移开,脚往走廊边上挪了两步,然后从许莎瑞的身旁绕过,往图书室的方向一路小跑了过去。

在章泽天的面前刚刚停下脚步,她便用紧张而带着歉意的声音说:“对不起,我迟到了……”

“没关系。”章泽天轻轻地回了她一句,随后,他便转身推开图书室的门。

一股纸张混杂着油墨独有的味道扑面而来。

章泽天走到平时学生们看书休息的长桌前,他将书桌上的书本大部分挪到另一张长桌上,只留下两三本整齐地摆放在桌头,然后他轻松地跃上长桌,枕在书本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

他似乎在哪里都能找到睡觉的地方。

程瑶娅走到书桌前,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些书本分好类,正准备抱着它们朝书架走去时,她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望了章泽天一眼,犹豫了片刻后,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虽然我知道你屡次帮我,是因为故意要跟许莎瑞作对,但我还是很感谢你……”

图书室一片寂静。

半晌都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一丝失落的情绪从她的心底划过,她缓缓地抬起眼帘望向他,霞光静静地沐浴着他沉睡的面容,宁静的空气中,仿佛还能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

程瑶娅的表情里透出一丝不可思议。

居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她不由得无奈地摇摇头,抱起那些书本走开,穿梭在各个书架之间,将那些书一一列入架上。

偌大的图书室里,唯有她的脚步声在室内单调地回响着。

金色的霞光从窗外倾洒进来,穿过她乌黑的发丝,给室内染上了一层淡色的荧光,细细的尘埃在其中旋转飞舞。

时光很宁静。

天色逐渐暗下来,从窗外吹进来的微风,让空气中不知不觉多了几分凉意。

程瑶娅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然后不经意地抬起头来,向长桌的方向望去。

章泽天似乎睡得很沉。

微风拂过他俊秀的脸庞和修长的脖颈,静静地吹荡起他白色的衬衫,他纤长的手指在无意间颤动了一下……

程瑶娅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向他走了过去,轻轻地越过他的身旁,将打开的窗户轻轻关上。

在转身准备继续去整理书籍和打扫卫生时,她的视线不禁再次落在他的身上,秀眉微微地拧了一下。

他总是这样爱睡,难道就不怕感冒吗?

当时间刚好到七点时,程瑶娅终于将卫生打扫完,书籍也都全部归类放好了,面对这焕然一新的图书室,她习惯性地做了一次深呼吸,伸了一个懒腰。

她走到长桌旁,迟疑地看着沉睡中的章泽天,手伸在半空中,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放下,然后拍了拍他的手臂,轻声唤道:“喂,你醒醒,醒醒……”

“嗯……”章泽天在半睡半醒间呻吟了一声,眉头下意识地蹙了一下,睫毛颤了几下,方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当程瑶娅的面孔映入他的瞳孔时,他俊逸的脸庞上有一刹那的恍惚。

“很晚了,该回家了,再不回家,你家人得担心了……”

她似乎不敢与他对视,低低地对他说完,便转身就走。

望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章泽天怔了一下,视线随后便向整个图书室望去,一切都干净而整齐,除了空气里有股淡淡的灰尘味外,她打理得也算是完美。

薄唇微微一勾。

他轻松地从长桌上跳了下来,姿势帅气优雅。

程瑶娅匆忙拉开图书室的门,刚刚跨出一步,步伐骤然停住,她惊愕地看着一群身穿黑色衬衣的少年,他们正十分霸道地往图书室的方向走来!

她往后退两步,脸色苍白得如同褪色的花瓣。

脑海有几秒钟的空白,她立即进入图书室内,关上门,惊慌不已地跑向正在长桌旁整理衣服的章泽天,她几乎二话不说便拉住了他,慌张地说:“走,快走!”

“怎么了?”章泽天狐疑地看着她。

“那些人来了!”她紧紧抓住章泽天的手,拉着他一边跑一边慌乱地说,“那群不良分子来了,咱们快走,这里是后门……”

“不良分子?有那么恐怖吗?”

章泽天任由她拉着自己往前跑,看着她像只惊慌的兔子般,他漆黑的眸底不禁涌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来。

“你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你难道不知道他们的‘威名’吗?他们可不是好惹的……”

程瑶娅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早上那两名女生脸上的恐惧还历历在目,她不容自己多想,拉着他往书架中央跑去。

“砰!”

随着一声巨响,房门猛地被人一脚踹开!

顿时,一股强烈的风从门口灌了进来,整个图书室仿佛顷刻间便充斥着一阵阵危险的气息,令人毛骨悚然。

章泽天与程瑶娅不约而同地转头向门口望去。

数位身穿黑色衬衫的少年赫然站在门口,为首的却是一位身穿紫白渐变色衬衫的少年,淡淡的霞光中,依稀可以看见他那张如艺术雕塑般精致的面孔,一缕亚麻色的头发从他的额前不羁地垂下,遮在他的眼前,却依然挡不住他眸中那丝令人无法忽视的锋芒,他的薄唇微微一勾,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息。

身后数位黑衣少年开始拥动,准备进入图书室。

他随意地挥了挥手,那群黑衣少年立即停止行动,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

接着,他淡淡地望了章泽天一眼,又将视线移到程瑶娅身上,一丝异样的光芒从他的眸底一闪而过,他唇角的弧度加深,透出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

程瑶娅倒吸了一口冷气。

越害怕却越不敢移开眼睛,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他迈开步伐向自己一步步走来。

在他的脚步离自己不到三步的距离时,程瑶娅整个人仿佛窒息了一般,脸色更加苍白,琥珀色的瞳孔不由得放大!

他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睨着她,那种无形的危险就那样将她笼罩了起来。

她心中一颤,强忍住心中的害怕,娇小的身躯挺得直直的,琥珀色的眸子冷冷地盯着他,声音里透出一股倔犟:“你想做什么?”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目光在她攥紧的双手上停留了片刻。

眼前的这个女生的五官虽算不上精致漂亮,但胜在有一股脱俗的气质,看上去清丽秀气。而她此刻分明十分害怕,却要强装出一副无畏的神情,这一点更加吸引了他。

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他俯下身来,一张俊脸近距离地贴近她,玩味地打量着她秀气的五官,语气极为暧昧地说:“一个男生对女生,能做什么呢?”

程瑶娅惊愕地睁大眼睛,他俊逸而邪佞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放大,那逼人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几乎令她窒息:“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她手上的拳头越攥越紧,卷翘的睫毛抑制不住地震颤着,如同蝴蝶在濒临死亡时的无力挣扎,她紧紧地抿着唇,唇上毫无血色,如同两片栀子花瓣,娇弱中透出一股倔犟。

“哦?”带着邪恶气息的少年俊眉微挑,饶有兴致地睨着她,“过分?我似乎对过分的定义不太清楚,要不我试试,这样算过分吗?”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唇部,粉色的唇瓣,虽然说不上性感,但饱满而水嫩,如同刚刚在水中浸过的花瓣……

在夜幕前的霞光中,他的脸更加向她靠近,如同电影里的慢镜头,他一点一点地接近她的唇……

仿佛度过紧张的一个世纪后。

程瑶娅陡然睁大双眸,琥珀色的瞳孔寒冷如冰!

她冷不防扬起手臂——

一个狠狠的巴掌眼看就要甩在他的俊脸上!

这个时候,原本一直静默着站在一旁的章泽天,眼疾手快地伸出手,从半空中扣住她纤细的手腕。

程瑶娅愕然地抬起头瞪着他,琥珀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愤怒。

章泽天俊眉微拧,望着在僵硬状态中的少年,轻声说:“向辰,不要玩了,她只是我的同班同学而已。”

被称为“向辰”的少年站直身体,俊逸的脸庞上仍是满满的自信,没有一丝尴尬窘迫的意思。他把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微微眯起狭长的眸子望向章泽天,薄薄的唇再次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一个普通的同学却让你屡次出手帮助,把咱们承南学院的校花气得差点七窍生烟,是你突然转性了,还是这个普通的同学其实很不一般呢?”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格外着重,还别有深意地瞥了程瑶娅一眼。

章泽天直接忽视了向辰的这个问题,一言不发地放开程瑶娅的手腕,俊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他的双眸漆黑如夜,幽深得叫人无法捉摸。

向辰没有继续追问,嘴角上仍然保留着淡淡的笑意,眼中仿佛流转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章泽天低低地警告了他一声,“快走吧,不是说今天晚上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处理吗?”

说着他便从向辰的身边走过,没有再看程瑶娅一眼,更没有向她解释的意思。

向辰笑着跟了上去,走了两步后,他忽然又回过头来,冲怔在原地的程瑶娅眨了眨左眼,那一刻的表情,帅气又极具诱惑,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为之亮堂起来。

程瑶娅只觉得脑海有瞬间的晕眩,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世界,随即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摇摇头,再次抬起视线,两个少年颀长的背影清晰地映入她的眼帘。

她的目光在两人的背影上来回徘徊,心中充斥的愤怒早已被惊疑所替代!

难道……章泽天跟他们是一起的,他也是不良少年中的一个?

他是那么淡然的一个人,他帮了她那么多次,她怎么都无法将他跟那群耀武扬威的不良少年联系在一起……

她突然产生一种错觉。

刚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只是一个梦而已呢?

从学校到奶奶家,她整个人似乎都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中,不断地纠结着,直到她回到家意外见到了某个人,她才回过神来。

悬挂在天花板上的陈旧吊灯,无声地散发着淡白清冷的光,将这个窄小的客厅勉强撑亮。

深色的沙发内,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略显疲备地倚坐在那里。

一头长长的卷发,染着时尚的颜色,在灯光下流淌出一层薄薄的光泽,她单手撑着自己的太阳穴,闭着眼睛正在小憩,眼角可以看见几条细细的皱纹。

客厅窗口放置着一盆带刺的仙人掌,盛开着几朵十分不惹眼的淡黄色小花,几乎快让人忽略了它的存在。

时隔两年再次见到她,见到这个自己叫“妈妈”的女人,程瑶娅心中没有一丝惊喜,她甚至连多看这个女人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是一个在她心里已经死去的人。

可是,这个女人的出现却还是硬生生地揭开了她最不愿意回首的记忆……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夜晚。

冬日的夜晚格外寒冷,连着一个星期,天空中的雪都没有停过,洁白轻盈的雪花飘荡在空中,像一支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舞,透着强烈的哀伤气息。

寒风肆意地搜刮整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这天,爸爸妈妈又吵架了。

她轻轻打开卧室的房门,透过房门的一条缝隙,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外面爸爸妈妈对立的身影。

客厅里的窗帘随风吹扬,肆意地翻飞着。

风声很大,却依然掩盖不了王青茹极为不耐烦的声音:“程之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同意跟我离婚?”

程之远微微地垂着头,他有两道浓浓的眉,眉间萦绕着那时程瑶娅还不能深切体会的忧愁,那张她熟悉的面孔仿佛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脸上布满了浓郁的哀伤。

过了很久,程之远才用沙哑的声音问:“咱们离婚了,那小娅怎么办?”

王青茹略显烦躁地抬起一只手臂,五指穿过那凌乱的头发中,她似乎在努力抑制着心底强烈的情绪,她淡漠地望向窗外:“女儿就留给你吧,因为离婚是我提出来的,把小娅给你,算是我给你的一点补偿。”

“我不是这个意思!”程之远强忍住心中的愤怒,他一双眼睛直直地瞪着王青茹,质问道:“你难道就没有为小娅想过,咱们离婚会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王青茹不禁冷笑一声:“程之远,你就别想用小娅来把我拴在你的身边了,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小娅也不小了,她就快成年了,她一定能够很快适应没有妈妈的生活!程之远,你说说,这么多年来,我们之间除了有小娅之外还有什么?有的不过是无止尽的死气沉沉!我真是受够了,也厌倦了这种生活,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激情的源泉,我求求你,你就放了我,签字离婚吧!我真不想咱们夫妻十几年,最后却闹上法庭!”

终于,程之远眸中所有的光在一瞬间熄灭,彻底的绝望中又透着浓浓的嘲讽,这个与他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妻子怎么就忘了,曾经,他也是她激情的源泉啊!

于是,程之远与王青茹离婚了,除了她这个女儿之外就再无瓜葛了,甚至就连她这个女儿也无需一提,在妈妈打算抛下她的那一刻起,那层说浓不浓说淡不淡的血缘关系就彻底断了。

离婚后的程之远基本上就一蹶不振,从来不喝酒的他,竟然需要终日以酒为伴,日渐憔悴与苍老,终于有一天,他因为酒后醉驾发生意外,死于非命。

程瑶娅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她目光冷淡地望了一眼沙发上的中年女人,有意绕开沙发,大步向自己卧室的方向走去。

脚步声虽然极轻,沙发上睡眠极浅的女人还是察觉到了,她睁开双眼,下意识地站起身来,回头看着程瑶娅急急地喊道:“小娅……”

程瑶娅蓦地停住脚步。

“小娅。”王青茹脸上带着犹豫之色,她迟疑地说,“咱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你都没有一句话想跟……我说吗?”

程瑶娅没有转过头去看她,也没有回她的话,只是僵硬地站在那里,冷漠地垂着眼帘。

“我知道我不配当你的……妈妈。”王青茹有些烦躁地用手抚着自已的额头,一脸的愁绪,“但是,我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既然你知道你不配,就什么都不必再说了。”她握着拳头,努力不让自己的心软下来。

“小娅,我……你……你不要这种语气跟妈妈说话好不好?”王青茹绕过沙发向这边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她的脸上泛着异样的绯红,她哽咽着说,“妈妈现在就只有你了,只有你呀,我的孩子……”

一阵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

程瑶娅顿时皱紧了眉头,她语带不满地质问:“你喝酒了?”

“是,妈妈太难过了,没有酒,妈妈会觉得比死还要难受……”王青茹流着泪痛苦地诉说着。

程瑶娅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一阵地酸楚与疼痛,她几乎用愤怒的声音低吼:“出去,你出去啊!这个家里讨厌酒味!这里不欢迎你啊!”

都是酒和这个女人,把她最亲爱的爸爸推上了绝路!

“小娅,你冷静点!”一个苍老而镇定的声音从程瑶娅身后传来,随后,说话的主人便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到她的身边,劝道,“小娅有话好好说,她……毕竟是你的妈妈。”

程瑶娅顿时哭了出来,汹涌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溢出,一滴滴顺着她白皙细腻的肌肤往下流淌,她泪眼蒙眬地看着身旁白发苍苍的奶奶,带着哭腔说:“奶奶,是她害死了爸爸,是她害得奶奶一夜白了头发!她是咱们家不可原谅的罪人,我才没有这样的妈妈,我现在除了奶奶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亲人了……”

“对,我是千古罪人。”王青茹苦笑一声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身体虚脱无力地倚着身后的沙发,满是泪痕的脸上充满自嘲,“所以我现在遭到了报应,那个人把我抛弃了,他又有了别的女人,又为了那个女人把我踹了!哈哈,多么讽刺啊!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接下来,我是不是也要死于非命了……可是可笑的是,我连死都不敢,我怕死,我怕在黄泉路上看见程之远……”

程瑶娅睁着一双盈满泪水的眼睛,望着那个似乎有些疯癫的女人,她很想说一句“这是你自作自受”,可是她始终没能说出口,再怎么愤怒,也难以掩饰她心中的那丝柔软和怜悯。

可是,当她意识到自己竟对这个女人仍心存怜悯的刹那,她立即扼止了这种想法,她死死地瞪着王青茹,情不自禁地退步:“既然你不走,那就我走!”

话音一落,她几乎不敢再看狼狈不堪的王青茹一眼,转身拉开房门便冲了出去……

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将这个城市的夜晚点缀得妖娆迷醉,密密集集的车子在马路上聚成一条银河般,千千万万的车光宛如夜幕中的星星。

只是,所有的热闹繁华都与她程瑶娅无关。

她不停向前奔跑,跑过一条条大街,她的气息越发急促,到最后,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胸口一阵阵难受,几乎窒息。

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不觉,她竟然已经远离了喧哗的市区。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片无数杏花组成的花海,一旁的路灯灯光将这片杏林微微照亮,一层柔和的光泽流淌在花海上,微风一吹,便荡漾出细细的涟渏。

悠扬的小提琴声仿佛从天堂里幽幽传来,宛转的琴音如丝绸般细腻,不经意间便拂入她的思绪中,柔软地萦绕在她心间。

心莫名地安静下来。

她转过头去,好奇地望向小提琴声传来的方向。

脚下的步子情不自禁地往杏林走去,借着淡淡的路灯灯光,她慢慢观察着周围。

一片片白里透着淡红色的杏花,随着这支曲子的节奏在空气中华丽地飞舞,好像无数的仙子们在这里展开一场舞宴。

在这场美丽的花瓣舞中,她终于看见了那个拉着小提琴的少年。

淡淡的月光如水般洒下,在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遗世而独立的清辉。

粉白色的花瓣在他的周身簌簌落下。

他静静地拉着小提琴,每一个优雅的动作都完美得无懈可击,修长的身影在地面上拉出长长的影子;从侧面看过去,他的五官如同画笔勾勒而出,又透出一种模糊神秘的美,好似初入凡间的精灵,干净得纤尘不染。

夜雾弥漫,这一刻如此美好。

一曲完毕,少年静静地放下小提琴。

程瑶娅赞叹地望着他,空气间仿佛传来如雪花般的一声叹息,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

她微微疑惑,想更加靠近他一些,她轻轻迈出的步伐在这片宁静的花海中显得格外突兀。

少年不禁一怔,转过头来,缓缓望向她。

相隔数米,四目遥遥相望的刹那,两人不约而同地怔住,花瓣静静地落下,有的落在她的发丝上,有的落在他的肩膀上,有的从他的额上滑落……

“是哪个找死的!敢在我的地盘上拉琴,打扰我的好梦?”一个听不出任何喜怒的声音,忽而在这片美好的花海中响起,在这个朦胧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突兀!

程瑶娅与拉琴的少年一齐向声音的发源者望去。

看清楚那人的面容后,程瑶娅心中一惊,居然是向辰!

只见向辰身后跟着两个年轻男孩,其中一个男孩走过来,一脚将杏树下的琴盒踢翻!

“你们……”

拉琴的少年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琴盒,瞳孔中闪过一丝愤怒!

他话未说完,便被向辰霸道地打断,向辰面带笑意,眼神中却透着威胁:“今天我就不计较你打扰了我的好梦,但是你在我的地盘上拉琴,可是要交保护费的,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两个年轻男孩从向辰的身后走出来,大步逼近,用硕大的拳头在拉琴少年的面前晃了晃,以示警告。

“我没有钱。”

拉琴的少年淡淡地说,面不改色地望着他们。

“没有钱?”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向辰大笑一声,随后他神色诡异地盯着拉琴少年,“没有钱,那就留下你的一只手,这琴声让我很不爽!”

程瑶娅心中一惊,这些人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她大步跑了过去,娇小的身躯挡在拉琴少年的身前,瞪着向辰,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翻涌着浓浓的怒气:“这个地方写了你的名字吗?你买下来了吗?就算是你买下来了,他不过是在这里拉个琴,你最多是让他以后不要来了,可是你居然还要收费!你这跟流氓有什么区别?”

“哟,原来是程瑶娅同学,你也在这里呀!你忘了吗?”向辰往前走了几步,逼近程瑶娅,薄唇邪恶一勾,“我就是流氓!”

“你……”程瑶娅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她将胸脯挺直,恼恨地瞪着他,“反正无论如何,我今天绝对不会让你们欺负他的!”

“不让我们欺负他,好啊,那就换你吧!说实话,对付这个小子实在是太无聊了,还真不如跟你好好玩呢!”向辰笑眯眯地说着,眼中却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样子。

就好像,他的目标本来就是她!

“你,你想怎么样?”

程瑶娅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就像一只落入了虎口的兔子,她抑制不住有些害怕。

她越躲,向辰便越凑近她,邪恶的气息瞬间将她笼罩。

“突然想到了一个游戏,觉得挺好玩的,你可要乖乖配合哦,我喜欢乖乖的女孩子,如果不乖,可是很辛苦的哦。”他的声音极轻,却危险得好比一枚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

“我才没有你那么无聊,要玩你自己玩!”她暗暗地攥紧拳头,倔犟地转过头去不看他。

向辰低低地“哼”了一声,声音瞬间变冷:“这可由不得你!”

他的情绪阴晴不定,忽地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手臂,那样重的力道差点将她纤瘦的手臂捏碎,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皱着眉头,心中的恐惧更深。

他霸道地冷声道:“只要是我看上的猎物,还没有能逃得出我掌心的!”

程瑶娅身后的拉琴少年闻言,上前跨出了一步,正准备有所动作——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如旋风般掠入众人的视线中,他一把将程瑶娅从向辰手中夺过来,赫然拉入自己的怀中!

程瑶娅还未来得及抬头看他,头顶上便传来一个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向辰,不要逗她了。”

程瑶娅怔怔地抬起头来,一道明亮的光从她琥珀色的瞳孔中闪过。

又是章泽天!

大概真的有命中注定这个说法吧,自从来到这个城市,每次在她有危难的时候,他就会出现……

第一次第二次可以是巧合,可是……这都第几次了!

这是一种怎样的缘分呢?

当程瑶娅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欣喜时,向辰却似笑非笑地说:“你认为我是在逗她吗?你是了解我的……”

他话音未落,章泽天却打断他,眸中涌着淡淡的笑意,说:“我好像忘了跟你说,这个丫头今天在图书室向我告白了,这不,我还没来得及答应她,你们就出现在图书室了。她知道我今晚会来这里,就仍不死心地追到了这里,我突然觉得,我还蛮喜欢她这种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的性子,或许让她当我的女人,我的生活可能会更有趣些。”

程瑶娅一脸愕然地望着章泽天,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时,她的手臂却被章泽天紧紧地掐了一下!

她皱了一下眉,心底念头一转,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下意识地抿着唇,精致的睫毛微微垂下,挡住她眸中复杂的神情。

向辰浅笑着望了章泽天一眼,目光深幽,似乎在分辨他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实。

一阵夜风徐徐吹过,无数粉白色的花瓣簌簌落下。

随后,向辰加深唇角的笑意,双眼微微地眯了起来,他放开程瑶娅的手臂,转而拍了拍章泽天的肩膀,“兄弟,恭喜你摆脱了单身的行列!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走,咱们怎么都得去庆祝一下!”

“好啊。”章泽天欣然答应,他搂着程瑶娅,嘴角微微勾起迷人的弧度,此时这纷纷飞扬的杏花仿佛只为陪衬他这一个淡淡的微笑。

当一行人准备离开这片杏林时,程瑶娅却僵持在原地,不肯向前走。

章泽天眸底有一丝暗光闪过,他微笑着俯身凑近她的耳边,用毫无情绪的声音低低地说:“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在帮你吗?”

程瑶娅抬眼,目光复杂地注视着他,有些害怕,有些犹豫,也多多少少有些感激,但最终还是迟疑地迈出了步子……

 该书已经上架微信公众号洛尘阅读  ,关注后回复书名,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