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蒹葭苍苍白露为殇白露凌子琛是什么 蒹葭苍苍白露为殇白露凌子琛小说大结局试读

蒹葭苍苍白露为殇白露凌子琛是什么 蒹葭苍苍白露为殇白露凌子琛小说大结局试读

发表时间:2018-06-13 13:49:39 文章编辑:曾辕铭

《蒹葭苍苍,白露为殇》讲述了一段虐心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本小说的男女主是白露凌子琛,人物性情饱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蒹葭苍苍白露为殇小说章节。蒹葭苍苍白露为殇小说精彩节选:何曾刚一说完这句话,没等到白露的回答,房门忽然开了。凌子琛和秦瑶站在那里。令白露觉得刺眼的是,秦瑶的身上,竟然穿着她的睡衣……那件睡衣,是新婚夜时,白露穿给凌子琛看的那件……现在居然套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蒹葭苍苍白露为殇精选内容

海天酒店。

白露在酒店里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不知不觉已经离开凌家一个星期了。

整整七天,凌子琛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显然没有让她回去的意思。

她被丈夫赶出来了。

而她自己的家,因为不想让爸爸妈妈知道她嫁给凌子琛之后过得并不好,所以她也不能回。

白露盯着手机,一阵苦笑,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落到这种有家归不得的可悲境地!

只能在酒店度日。

这时,白露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婆婆。

迟疑了一下,按下接通键。

“喂?婆婆。”

“白露,你什么意思?是想反悔吗?”电话那头传来婆婆咄咄逼人的语气。

白露一愣:“反悔什么?”

“我听说你搬出去住了?我和你说,当初你说只要我们家子琛娶你,你就提供心脏捐献者的信息,一年后把心脏给我们,我们也接受了!现在是你自己搬出去的,可不是我们赶你出去的,你可别想反悔!”

“我没有反悔。”白露淡淡地说:“婆婆,我是因为爱子琛,才嫁给他的,心脏的事,你放心。”

“哼。”婆婆一声冷笑:“别不知羞耻了,瑶瑶才是我认定的儿媳妇,她比你贴心多了,一年之后,按照约定,你必须得和子琛离婚!让子琛把瑶瑶娶进来!”

白露深吸一口气……又是秦瑶。

好像凌家上下所有人,都更喜欢秦家的那位千金大小姐,恨自己抢了她的位置呢。

秦瑶是怎么做到的,这么会笼络人心?

白露忽然想起凌子琛之前说的那件事……三年前,婆婆从康宁大厦摔下楼的事……

凌子琛说,是秦瑶救的婆婆。

是因为这件事,才让他们都喜欢秦瑶的吗?

可当年把婆婆送去医院的明明不是秦瑶,而是她啊!

秦瑶,为什么撒谎?

“婆婆,您还记得三年前,您从康宁大厦摔下来,昏迷不醒的事吗?”

白露忍不住问道。

电话那头声音一顿,婆婆像是忽然起了戒心一样:“你问这件事干嘛?”

“那一次,到底是谁把您推下楼梯的?又是谁及时救了您,送去医院治疗的,您难道不记得了吗?”白露的声音有点迫切了。

“把我推下楼梯?”婆婆喃喃自语,像是在回忆:“不对啊,不是我自己摔下去的吗……他们都说是我自己摔的……我在医院醒来,就看见瑶瑶在帮我忙来忙去,肯定是瑶瑶救得我呀……”

“婆婆,别听别人怎么说,难道您自己不记得了吗?您仔细想想……”

“仔细想……”

“是我把您送到医院的,不是秦瑶,您想起来了吗……”

“胡说八道!”婆婆开口就骂:“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别不要脸了,真没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

啪。

电话里传来忙音。

是婆婆挂掉了电话。

白露长呼一口气——呵,真是可笑,全天下好像都没有人愿意信她了。

她自认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究竟是哪里出错了呢?

白露看着窗外,悲哀涌上心头。

海天酒店是一家临海的建筑,白露的房间是落地窗,窗外正对着一片海。

因为这里都是高端会所,保安严格不说,城市里能来这边消费的人并不多,所以这片海滩人迹很少。

白露的家境虽然比不上凌子琛,但也算是出身不错,被爸爸当成掌上明珠养着的了,只不过——

嫁给凌子琛之后,她过得反而不如从前罢了。

白露忽然很想一个人去海边走走。

这样想着,她就真的去了。

天色渐渐晚了,随着太阳坠落深海,原本就零零星星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也都不见了。

这样反而安静,白露一个人坐在海边,看着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想着凌子琛那张阴晴不定的脸,有些感伤。

发呆了不知有多久……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真是扫兴?居然在这儿碰见了你!!”

白露回头去看,只见秦瑶穿着一身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精致长裙,站在自己身后的沙滩上。

与她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像是秦瑶的闺蜜。

“瑶瑶,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勾引你男人的贱货?”

“嗯。”秦瑶轻哼一声,凌子琛不在,她也不会再装什么落落大方,更不掩饰自己对白露的鄙夷:“贱骨头一个,她已经被子琛赶出来了。”

白露起身想走——看到秦瑶,其实她也觉得很扫兴。

秦瑶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冷笑:“想走?我让你走了吗?”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