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阅读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杜明凯何晓初小说寂寞寂寞就好 杜明凯何晓初寂寞寂寞就好小说在哪里看

杜明凯何晓初小说寂寞寂寞就好 杜明凯何晓初寂寞寂寞就好小说在哪里看

发表时间:2018-05-15 22:40:27 文章编辑:戴淼

何晓初杜明凯小说寂寞寂寞就好 何晓初杜明凯寂寞寂寞就好小说在哪里看 !内容操翰成章,开合有度,实力推荐,这里提供何晓初杜明凯是《寂寞寂寞就好》小说的解答,《寂寞寂寞就好》小说主角是杜明凯何晓初,杜明凯何晓初小说精彩节选:

精彩试读

“杜明凯!”陈瑶似乎想抓住以前对他的那种感觉。

现在这样让她觉得害怕,好像是背叛的征兆。

她不要那样,在他还没有对她动心的时候,她不想先离开,不甘心。

还有,她也不可以离婚,不能让父亲没有面子。

她忽然冲到杜明凯的背后,紧紧地搂上他的腰。

“杜明凯,我想你了!”接近的一刹那,她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能抱住他,还是心跳很快,很期待他能回头亲吻自己。

杜明凯手放到陈瑶的小手上,想要扳开,又觉得没有扳开的理由,于是就变成了握她的手。

这双手没有何晓初的小手那么有魔力,尽管手感都差不多,一样的细腻,一样的光滑。

他搭在上面心不会异常,只像是握住了朋友的一般。

“你想我吗?”她问了一句。

“恩!”杜明凯哼了一下算做回答。

真实答案是不想,但是说出来就伤人,不如不说。

“我们是不是该小别胜新婚?”陈瑶娇羞地说,大胆发出了对他的邀请。

杜明凯只得把她转过来,抱起,朝卧室走去。

“瑶瑶,你怀孕了没?”他问。

“没有!一次哪里就能怀孕啊?我问了我同事,她们说她们怀孕时都努力了几个月,有的还努力一年呢。睡吧,我希望今天我们就能如愿以偿。”她悄悄说。

“不行!”她小嘴刚凑上来,杜明凯就躲开了。

“你喝了酒!而且我今天早上还吃了药,这样怀孩子,不安全。”

“你吃药了?吃什么药,生病了?”陈瑶还是很关切杜明凯的,即使她现在的感情多多少少转移到了林彬身上一些,对他却也还是在意的。

“不算是生病,就是发了点烧,没事的。早点休息吧!”

陈瑶伸手摸了摸他额头,完全看不出有发热的迹象啊。

“杜明凯!”她愤懑地叫了一句,心里像被拧了一样疼。

他很意外她这样的神情,像是很悲哀,对他失望极了似的,让他一下子有些懵,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怎么了?”他问。

“不想和我怀孕,可以直接说。犯得着跟我撒谎吗?开始结婚时我就跟你说了,不需要你负责。现在我还是那句话,你想离婚随时可以,为什么你又不说离婚。”

“我。”杜明凯没想到她这样误会自己。

他确实是不想和她亲热,但是却不会撒谎骗她。看来,两人之间还真是完全没有默契可言,不像和何晓初,总是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要不,我们就离。”杜明凯想说,要不我们就离婚吧。

现在提离婚,他不用担心陈瑶伤心没人陪了。

他想,或许林彬比他更适合照顾陈瑶,又何必耽误她呢。

陈瑶觉得悲哀极了,原来杜明凯就等着自己说这话呢,一说,他就真提出来了。

“我不!我这辈子就要跟你捆在一起,你愿意也要在一起,不愿意也要在一起。我不离婚,我爸和我都丢不起那个人!”

杜明凯没想到她自己提的事,转瞬情绪波动又这么大,还真有些无奈。

“好,那就不离,好好过。”

“我相信你!杜明凯,对不起,刚刚我不该怀疑的,我只是担心你不爱我,才会这样疑神疑鬼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对不起。”

陈瑶又哭了,杜明凯无奈地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泪。

“既然你都道歉了,就说明你不对,你不对还哭什么?还要我哄你这个犯了错的人?”

杜明凯的语气轻松起来,让陈瑶也放松了。

“就要哄,谁老公不哄老婆的?我对是我对,我不对还是我对,你注定是错的。”

杜明凯不知该拿她怎么办,而且对她,他不是没有愧疚的,所以就顺了她的意,哄了一句。

“好吧,我承认我有罪,我买包子不排队。”

杜明凯的俏皮话让陈瑶扑哧一下又笑了。

这晚两人没有亲热,陈瑶却非要杜明凯搂着她睡。他不想在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和她有亲热,怕怀上问题小孩,所以就应付性地抱着她,离她有点远。

陈瑶一直任性地拉住他手臂让他环着自己,房间里终于不在凄清。就是其他时间再有人陪伴,晚上一个人睡觉的滋味还是不好受的。

何晓初下了火车后打了的士先去娘家把妮妮接回去,顺便也看了看父母和弟弟弟妹。

她给白咪咪准备了一份小礼物,是一个小木雕的吊坠,在沈阳时,她和杜明凯走了很久才找到的呢。

虽然和她和杜明凯的不同却还是有些相似之处。

白咪咪并不是特别喜欢吊坠什么的,但看到姐姐这么费心用心,也很高兴地收下了。

本来何晓初是没有必要给她买这个,费那么多心的,大概是爱屋及乌,她是不想看见弟媳妇不高兴的。

告别了父母,何晓初带着妮妮回了家。

婆婆招弟接过自己的礼物,都很高兴。礼虽不重,却是一份心意,人都愿意收到东西的。

李华珍看到她竟然给招弟还买了东西,心中有点不愿意了,心想,还没听过谁家给保姆买礼物的,真是多此一举。

何晓初却不这样想,别管保姆还是她的下属,大家能在一起生活或工作,就是缘分。

只要她出差,只要时间允许,她都还是会给家人同事带些小礼品回来。

“妈,建兰呢?”何晓初问。

“在房间呢,饭也没吃,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两天很奇怪。”

“那我一会儿去看看她。”

招弟接下了何晓初的行李箱,放好。她就先带着妮妮回了自己房间去看肖胜春,他依然那样躺着,毫无反应。

“爸爸!”妮妮叫了一句后,乖乖地站在妈妈的身边。

“胜春!”何晓初在肖胜春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抓起了他的手,仔细看他,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手是暖的,却不会动,也不可能反手抓住她。

“这些天你还好吗?有没有想我和妮妮。听得到我说话吗?你这一睡,也睡了两个月了,还打算睡多久啊?如果休息够了,就醒过来,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好吗?”

她充满期待地看着他,希望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分离,她一回来,他在喜悦情况下能有些反应。

他却再次让她失望了,不动,除了有呼吸脉搏,有温度,简直还是个死人。

“妮妮,和爸爸说话。”何晓初拉了拉女儿的小手,放在肖胜春的大手上。

“爸爸,爸爸,你有没有想妮妮?今天老师表扬我了,说我是个好聪明的小女孩。”

两母女陪着他说了很久的话,他还是那样,不见反应。

何晓初跟他打了个招呼,让女儿再和他说话,自己去找张建兰。

“进来!”张建兰听到敲门声,应了一句。

何晓初打开门,她只是很冷淡地叫了一句嫂子,又开始发呆。

“建兰,你怎么了?”何晓初听出小姑子有点不对劲,再看她,眼睛都红了。

“嫂子!”张建兰再叫了一句。

她想要是没有上次打了何晓初的事该有多好,有什么事还可以和她说和她商量,现在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了。

何晓初好像看出了她的顾虑,在她心里,这个小姑子就还只是个孩子,即使她犯了错,她也早就原谅了。

“有什么事就和嫂子说,别放在心里。”何晓初柔声说。

“嫂子!嫂子!”张建兰被何晓初的态度弄的感动极了,待她在她床边坐下来,她一下就扑到她怀里。

还没说话,已经哭的哽咽了。

“乖!”何晓初摸着她的头,感觉她还是曾经为了月经迟到而哭的异常伤心的女孩。

她能猜到她哭可能是跟恋爱有关,二十三岁的女孩,不是为这个,还能为什么伤心呢?

哭了很久,她渐渐平静,诉说的欲望强了起来。

“说吧,如果想说,想听听嫂子的建议,就说。”何晓初柔声哄着她。

“我失恋了!嫂子,他和我说分手了。”

知道是跟感情有关,却没想到已经是结束,何晓初有些意外。

她这几年在外面读大学,很少回家,也没和家人说过谈恋爱的事。

“为什么?”何晓初问,这时候还是用问题让她把想说的都倒出来才好。

治疗心理创伤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对方倾诉,倾诉完她自己会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该如何解决。

每个人心里都懂道理,所以在心乱如麻时,是不需要听大道理的。

“我们是同班同学,谈了两年了。他工作到外地去了,现在我们两个人分开工作。谁知道,他就越来越冷淡。”

何晓初一直点头表示她在听她说话,她便把两人如何相恋的事,全说了一遍。

最后总结发言就是,他现在提出分手实在太不道德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何晓初还是很平静地问。

大学里的恋爱故事大抵如此吧,产生好感的理由相似,过程相似,连分手都那么相似。

“嫂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建兰,要坚强,这话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听嫂子的,笑一笑,就没事了。要是真的爱他,也可以去体谅他的苦衷,或许他有自己不得以的理由。”

“不!他再有什么理由,也不该在我怀孕时。”张建兰打断了何晓初的话,一激动这句话就脱口而出。

这时门砰的一声开了,李华珍脸色苍白地站在门口,手气的一直在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妈!”何晓初忙放开了小姑子站起来,几步来到婆婆身边,扶住她。

“妈,您冷静点!”

“气。气。气死我了!”

“阿姨!您怎么了?”招弟在厨房里听到了何晓初的话擦干手就赶了出来。

“没事,招弟,你去忙你的吧。”何晓初说,她可不想小姑子的事被招弟知道。

女孩子对这种事很敏感的,她怕招弟万一有个不好的眼神什么的刺激到张建兰。

“妈,您进来说!”何晓初把婆婆扶进了张建兰的房间,然后关上门。

李华珍还没说话,就先流上了眼泪。

  • 杜明凯   何晓初   寂寞寂寞就好   一夜寒风   现代言情  
  • 热门小说

    更多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蚂蚁阅读网ALL Right severed

    '); })();